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二章 吉上加吉

  乡下人胆小,要是晓得欠外面几千两银子,全家老小不光饭会吃不香,连觉也会睡不着。所以韩玉财管潘家借银子的事,韩秀峰一直没告诉乡下的家人。

  他八岁就随韩玉财去衙门讨生活,慈里到县城又不近,山路也不好走,一来一回在路上就要两天。所以这些年平时几乎不回来,只有等到腊月底县太爷封印,衙门没啥事时才回来跟家人过个团圆年。也正因为很小就出去了,平时又不怎么回来,好不容易回一趟家,跟老实巴交的爹和三个哥哥也没啥好说的。

  在家吃了个捎午,逗了一会儿大哥和二哥家的三个娃,去地里转了一圈,给爹娘留了一千多文钱,赶在天黑前回到走马岗。

  走大半天山路,有些疲倦,吃了几口饭洗了个澡就早早去前屋睡了。

  婶娘晓得他这一走不晓得啥时候能回来,更晓得他背井离乡全是为了这个家,收拾好碗筷默默流了一会儿泪,然后点上油灯拉着幺妹儿做了一夜针线,把韩玉财留下的那些衣裳能改的全改来了一遍,不改一下他穿着不合适。

  天色渐亮,公鸡打鸣。

  韩秀峰蹬了一脚睡在那头的丁柱,坐起身道:“柱子,别睡了,起来,今天要赶路呢!”

  “哦,天都亮了。”柱子很不情愿地爬起来,揉着眼睛呵欠连天。

  韩秀峰穿好衣裳走出屋,一宿没睡的幺妹儿已帮着打好了洗冷水,天井里的石桌上还摆着一根洗得干干净净的柳枝和一小碟盐。

  “幺妹儿,你眼睛咋红成这样,又哭了?”

  “没哭,没啥。”幺妹儿把手巾往他手里一塞,催促道:“四哥,赶紧洗,洗好喝碗粥,娘还给你们买了锅盔。早上吃几个,剩下的带上当捎午。”

  现而今不比以前,韩秀峰能想象到她们娘儿俩是舍不得吃的,顿时一阵酸楚。再想到这也是她们的一番心意,要是不吃她们会更难过,强忍着笑道:“好啊,等会儿带上,省得在路上花钱。”

  洗完漱,吃好饭,婶娘从里屋拿出两个大行囊,生怕他和柱子不好背,检查了一遍又一遍之前打的结。

  对韩秀峰而言,婶娘不是亲娘,却胜似亲娘!

  他是既感动又难受,一时间竟不晓得该说点啥好,干脆啥也不说了,先给韩玉财的灵位上了一炷香,随即撩起衣角,给婶娘磕头辞行。

  人生最痛苦的莫过于生离死别,而这一切韩家在短短的一个多月里都发生了。婶娘再也忍不住,搂着幺妹儿嚎啕大哭。

  韩秀峰心如刀绞,却只能掸掸膝上的灰尘,背起行囊走了出去,走到门口时已泪流满面,想想还是回头喊道:“幺妹儿,哥走了,你要好好照看这个家,照顾好你娘,晓得不?”

  “嗯……”幺妹儿也哭得梨花带雨。

  “婶娘,别担心我,这个缺一定能补上的,等我做上官发了财还完债就接你们去享福!”

  “婶娘,幺妹儿,四哥去京城,我又不去,我会常回来看你们的。”柱子也哭了,连鼻涕都流了出来。

  “嗯,路上小心点,记得给家捎信。”

  ………

  走出家门,韩秀峰突然觉得肩上的行囊变重了,沉甸甸的,像是一座山,压得他走不动路,甚至喘不过气。

  见他魂不守舍,柱子提醒道:“四哥,四哥,潘掌柜来了。”

  “哦,”韩秀峰缓过神,抬头一看,潘家父子四人果然在前头坡下等。

  “四哥,小心脚下!”潘二小跑着迎上来,拉着他胳膊,指着脚下骂道:“好端端的路竟然缺了一块石板,谁这么缺德?想要石头山上多的是,干嘛撬路上的,这一不留神绊着摔着咋办?”

  潘掌柜走上前看了看,抬头道:“还真缺一块!补上补上,长喜,愣着干啥,赶紧去找块石板补上!”

  “爹,这儿有一块。”

  “有就拿来。”

  “来了。”潘大从角落里捧起一块石板,跑过来左比比右比比,对着缺口放下又站上去踩,边踩边眉飞色舞地说:“爹,四哥,你们看看,大小正好,正好补上了。”

  柱子被他们父子搞糊涂了,心想天底下哪有这么巧的事,而且看刚铺上去的石板,分明就是这儿的,谁吃饱了撑着没事干把它撬出来又不拿走。

  韩秀峰则反应过来了,还没等他开口,潘掌柜就摸着下巴看着刚铺上的石板啧啧称奇:“缺了块石板,遇上就又补上了。贤侄,这不就是遇缺即补吗,这是吉兆啊!”

  潘二仿佛是被一语惊醒的梦中人,顿时惊叹道:“还真是遇缺即补,四哥,好兆头啊!”

  韩秀峰暗笑什么遇缺即补,用脚指头想都知道刚铺上的这块石板是他们父子提前撬出来的。再想到今天虽不是启程赴京投供的日子,但跟启程也差不多,图个吉利不是什么坏事,连忙擦干脸上的泪,笑道:“遇缺即补,真是吉兆,看来老天有眼,不亡我韩家!”

  “贤侄,这一定是关二爷保佑,走,我们去关二爷面前上柱香许个愿。”

  “劳烦潘叔了。”

  “劳烦个啥子,一家人不说两家话!贤侄,你是官身,你在前头。”潘掌柜从他肩上抢过行囊,让他家老三帮着背。至于柱子那个小仵作,他嫌晦气,不光不会帮着拿行囊,甚至让他家老三拦住,不让一起去关帝庙。

  柱子也觉得自给儿晦气,不想耽误四哥的前程,就这么同潘三一起离远远的,遥望着他们去上香许愿。

  潘掌柜想得很周全,准备的很妥当。

  不光准备了三炷香高香,还准备了猪头等祭品,韩秀峰觉得确实需要关二爷保佑,就这么跟木偶似的由他指挥,该上香上香,该磕头就磕头,该许愿就许愿。

  礼毕,潘掌柜把韩秀峰送到山门口,又回头看看山门感叹道:“贤侄,你看看,我们这是啥地方,这是走马!”

  韩秀峰边等柱子,边心不在焉地问:“潘叔何出此言?”

  “这也是吉兆!”潘掌柜拉着他手,绘声绘色地说:“贤侄,你是读书人,不可能不晓得走马下面两个字是啥。都说择日不如撞日,没想到我们竟撞上个好日子。出门前我翻过历书,今天万事皆宜!这不,先是遇缺即补,现在又是走马上任,真是吉上加吉,你这个缺补不上都没天理吆!”

第十二章 吉上加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
speedTimer.push(new Date().get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