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七章 瓜娃子

  进了衙门,潘二不敢再嘻嘻哈哈,紧跟着韩秀峰甚至不敢东张西望。

  大堂里只有两个皂班衙役,一左一右扶着水火棍像门神般站在两边,韩秀峰往里看了一眼,跟他们点点头算是打过招呼,然后径直来到右边的捕厅前。

  县衙不只是知县老爷一个官,还有主薄和典史,习惯称呼他们为“二老爷”和“三老爷”,他们的官署就在大堂两侧,习惯叫“左堂”和“右堂”。不过这两位不咋管事,不是不想管而是县太爷不让他们管,被百姓戏称作“摇头老爷”,所以他们也懒得来衙门。

  “三老爷”不在,捕厅里是县太爷的长随张彪说了算。

  长随只是县太爷的家人,说白了只是个下人,尽管能使唤杨班头等衙役,但不敢太过放肆。所以张彪不晓得从哪儿搬来张椅子,坐在捕厅门口,而不是跟“三老爷”在时那样坐在堂上。

  上次来办去京城投供的文书找的就是他,韩秀峰认得,远远地招呼道:“张哥,忙啥呢?”

  “看人犯,坐这儿不是看人犯还能干啥。”张彪指指边上的班房,抬头看着韩秀峰身后的潘二,用带着山西口音的官话问:“韩四,他是谁?”

  韩秀峰转身看看潘长生,用带着四川口音的官话笑道:“我刚雇的长随,姓潘,在家排行老二,喊他潘二就行了。”

  “你雇的长随,你的家人?”张彪问着问着猛然反应过来,不禁笑道:“瞧我这记性,差点忘了你现在也是官身。”

  “九品巡检,还是候补的,我这算啥子官,你家老爷才叫官。”

  “这是,我家老爷虽做的是知县,但戴的那可是蓝顶,加从四品知府衔,出门打的是红伞!不像荣昌的县太爷只是七品,出门只能打青伞。你更不用说了,九品芝麻官,还是个候补的。不是泼你冷水,捐官容易补缺难,你这个缺能不能补上真两说。”

  韩秀峰暗骂什么从四品,还不一样是花银子捐的,但嘴上却悻悻地笑道:“是是是,我这算啥子官,跟你家老爷自然没法儿比。”

  “晓得就好。”张彪打心眼里瞧不起韩秀峰这个候补巡检,丝毫没起身让坐的意思,懒洋洋地坐在椅子上斜看着韩秀峰问:“韩四,你那事不是办好了吗,不去京城投供,跑衙门来干嘛?”

  “张哥,你跟着大老爷走南闯北见过大世面,听人说你还去过京城,大小衙门的规矩没你不晓得的,所以一到我们巴县,就帮大老爷把衙门里里外外的事办得是妥妥当当。我没法儿跟你家老爷比,我刚雇的这个潘二更没法儿跟你比。说出来不怕你笑话,他今天这是头一次进衙门!”

  “你是带他来见识见识的?”

  “又被张哥猜中了,不带他来见识见识我不放心,不然将来稀里糊涂惹下祸,连我都要吃不了兜着走。”

  千穿万穿,马屁不穿。

  张彪被恭维得飘飘然,竟哈哈笑道:“韩四啊韩四,没看出来,你还真是块做官的料。带他来见识见识是带对了,你们接下来就要去京城投供,京城那是啥地方,那是天子脚下!王府挨着王府,大小衙门一个挨着一个,走几步指不定就能遇上一个大人,不来见识见识,不先学点规矩,等到了京城万一冲撞了哪个大人,死都不晓得咋死的!”

  韩秀峰不失时机地拱手道:“所以说处处皆学问!”

  “算起来你也是自给儿人,马上又要去京城投供,既然人都已经带进来了,就领他转转吧。”

  “谢谢张哥。”

  “别谢了,要转赶紧。”张彪想想不太放心,又喊道:“大堂不能去,老爷指不定啥时候升堂呢。”

  “晓得晓得,我就领他在左堂右堂和九房转转。”

  ………

  糊弄住县太爷的长随,韩秀峰带着潘二直奔刑房,几个书吏正忙着誊写文书,经承王仁山正站在门口同捕班杨班头说话。

  韩秀峰招呼道:“王叔,杨叔,你们都在。”

  “都在呢,昨儿出那么大事,谁敢不在?”王经承回头看看大堂方向,随即指指潘二好奇地问:“四娃子,他是谁?”

  韩秀峰介绍了一下,让他们晓得是自给儿人就直入正题:“王叔,川帮和茶帮的事大老爷咋说。”

  王经承轻描淡写地说:“大老爷初来乍到啥也不晓得,夜里差点升堂开审。刑名老夫子以前来过巴县,听人说他那会儿来是想给当时的道台做幕友,不晓得因为啥最后没做成。总之,对我们这儿的人和事比较熟。节骨眼上,让张彪去大堂拦住了大老爷,案子也就没审。”

  韩秀峰把姜六给的钱袋往王经承手里一塞,追问道:“被川帮打死的那个茶帮脚夫呢?”

  “死都死了,肯定不能搁衙门口,让茶帮的人抬回去了,好像搁在湖广会馆的义庄。”

  “大老爷让抬走,茶帮就把死人给抬走了?”

  “哪有这么容易,刚开始他们也不依,就算依大老爷也不能让他们就这么把死人抬走,让快班的许四带俩白役跟着去了,柱子也跟着去了。他们没别的事,就负责看死人。大老爷不发话,谁也不能碰尸身。”

  韩秀峰又问道:“杨叔,你锁回来的那个大头呢?”

  “在班房里关着呢。”

  “大老爷没问,他没瞎说啥吧?”

  提起这个杨班头就头疼,禁不住骂道:“那就是个瓜娃子!刚开始还好,后来川帮的那些个夫头来擂鼓反告茶帮打伤了他们的人,老爷发签让我们连夜去拿人,一共拿了九个。结果人刚锁回来,还没来得及关进班房,茶帮又告川帮不但打死了一个也打伤了他们十几个,谁谁谁打的,咋打的,指名道姓,连被打伤的人都抬来了。”

  “然后呢?”

  “大老爷能咋办,只能发签拿人,上半夜我就没消停,好不容易把川帮那几个锁回来关进班房,那个瓜娃子就大吵大闹,说啥子好汉一人做事一人当,茶帮的那个是他打死的,到底是咋打死的说得有鼻子有眼!”

  王经承收起钱袋,拍着韩秀峰肩膀苦笑道:“我让柱子悄悄验了下,死鬼身上的伤跟那个瓜娃子说的全对上了。就是他打死的,不会是别人。”

  大头的脑壳确实不太好使,小时候个个叫他瓜娃子。

  现在之所以不喊,是因为他长得五大三粗,一顿能吃半锅糙米饭,力气大的一拳打不死一头牛但肯定能打死一个人,所以也就没人敢再叫他瓜娃子。得知他傻乎乎的把不该说的全说了,韩秀峰顿时皱起眉头。

卓牧闲说
看了视觉中国的新闻,吓得我赶紧把封面换了。现在这个是作家助手后台自动生成的,要是有人说侵权要告,就让他们去告大阅文吧,哈哈哈哈。

第二十七章 瓜娃子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
speedTimer.push(new Date().get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