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六章 潘二的眼力

  不管川帮还是茶帮的脚夫,帮人家背货雇主都会盯着,能在货物上做手脚的机会并不多。并且脚夫们虽然穷但不傻,只敢偷普通客商的货物,达官显贵的东西借他们几个胆也不敢动手脚,所以杂货铺里真正值钱的东西并不多。

  加之能出手的早出手了,平时能用上的也早给用了,送到这间杂货铺的赃货全是些在他们看来既出不了手又没啥大用的东西,能翻出一斤多金鸡纳霜简直是撞了大运。尽管潘二是同兴当的少掌柜,看东西的眼力连韩秀峰都甘拜下风,但翻了近半个时辰也没翻出多少值钱的或有用的东西。

  二人不想再耽误时间,干脆不翻了,把刚才翻到的全塞进一口麻袋,背上就走。回来这一路上跟做贼似的忐忑,黑灯瞎火的街巷里窜出只野猫野狗都会被吓得心惊肉跳,真应了那句话:做贼心虚!

  回到纸人店,赶紧让柱子和大头上门板,上好之后还贴在门板上听了一会儿,确认外面没啥动静,回来这一路上没被人盯上,韩秀峰这才松下口气。

  潘二打开麻袋,一边把川帮的赃货往外拿,一边笑道:“柱子,我跟你四哥准备了好几身衣裳,再做衣裳这一路上不好带,这两卷布你找个地方收起来,等哪天回走马再捎给你岳母和幺妹儿。”

  “哪来的?”柱子抱着布好奇地问。

  “不该问的别问,”潘二生怕出事,又告诫道:“你和你娘想做衣裳花钱去买布,就算没得穿也不能用这两卷布做衣裳。走马离县城远,你岳母和幺妹平时又不咋出门,她们做几件衣裳在家穿没事。”

  柱子跟韩秀峰一样打小在衙门当差,听潘二这一说岂能不晓得这布来路不正,会心地笑道:“晓得,我不会惹麻烦的。”

  大头一身行头破破烂烂,羡慕地看着柱子怀里的布,冷不丁爆出句:“四哥,我没衣裳。”

  韩秀峰气不打一处来,冷冷地问:“你身上穿的是啥,布袋里装的是啥?”

  “衣裳。”

  “那你还说啥没衣裳?”

  “我没新衣裳,”大头低头看看身上打满补丁的衣裳,用几乎哀求地语气说:“四哥,我真没新衣裳,从来没穿过新衣裳。”

  想想也是,他很小就没了爹娘,到十来岁时还光着屁股满街跑,直到八爷收留他才有衣裳穿,并且全是别人穿剩下的、补了又补、缝了又缝的旧衣裳。想到他穿这一身去京城实在不像样,韩秀峰沉吟道:“要新衣裳是吧,行,明天去扯几尺布请四娘帮你做两身。”

  大头没想到韩秀峰真会帮他做新衣裳,乐得心花怒放,嘴咧的老大,想想又忍不住问:“哪个四娘?”

  “对门的四娘,你应该认得。”

  “对门的四娘!”大头猛然反应过来,顿时苦着脸道:“四哥,对门四娘做的衣裳我不穿,她是给死人做衣裳的,她做的是寿衣!”

  韩秀峰瞪了他一眼,没好气地说:“四娘做的衣裳咋了,死人穿叫寿衣,活人穿就是衣裳。别说你,我和柱子这些年穿的衣裳也全是四娘做的。你个龟儿子,有新衣裳穿就不错了,还嫌这嫌那!”

  “四哥,我怕!”

  “脑壳一根筋,人家喊你去打架你就跟着去,人让你往死里打你就真把茶帮的人给打死了,现在晓得怕鬼,晓得怕冤魂来索你的命,早干啥去了?”

  “四哥,我……我……”举头三尺有神明,只要是人谁不怕遭报应,大头是真怕了,我了半天不晓得该说点啥好,竟蹲到墙角里呜呜地哭了起来。

  柱子既恨铁不成钢又担心他又会被吓出场病,急忙道:“大头,别哭了,男子汉大丈夫也不怕人家笑话。再说又不是你想打死茶帮那个短命鬼的,是姜六让你打的。冤有头债有主,那个短命鬼就算找那也是找姜六,不会缠着你。”

  “真的?”大头将信将疑地问。

  “你也不想想我是做啥的,我说他不会缠你就不会。”光说是远远不够的,柱子决定给他颗定心丸,走到货架前拿来一叠黄纸,强忍着笑说:“走,跟我去后院给那个短命鬼烧点纸钱,跟他把话说清楚,让他要找就去找姜六。”

  “六哥被他缠上咋办?”大头傻傻地问。

  韩秀峰被搞得啼笑皆非,忍不住踹了他一脚:“你管好自个儿就行了,姜六用不着你担心,他福大命大造化大,不怕冤鬼缠身。”

  “六哥是夫头,码头上的人全听他的……”

  “所以说他福大命大,好啦好啦,赶紧去烧纸,记得多磕几个头。”

  ……

  真是个瓜娃子,从来没见过脑壳有这么不好使的人,潘二忍不住笑了。韩秀峰却笑不出来,看着大头的背影喃喃地说:“潘兄,启程之后你帮我盯着点。”

  “晓得。”潘二缓过神,连忙从麻袋里翻出一方砚台,献宝似的说:“四哥,川帮的那些个脚夫只会偷偷摸摸却不识货,依我看这些东西里最值钱的不是那半斤金鸡纳霜而是这方砚台!”

  韩秀峰虽然在衙门帮着誊写了六七年文书,却从未用过名贵的笔墨纸砚,接过脏兮兮的砚台看了看,将信将疑地问:“潘兄,这方砚台比能救命的金鸡纳霜还值钱,你不是在跟我开玩笑吧。”

  “没开玩笑,不过要看卖给谁,要是卖给不识货的真值不了几文,但要是遇上识货的,要他两三百两也不算多。”

  “真的假的?”

  “不信你等着。”潘二跑进厨房打来半盆水,又拿来一块抹布,沾湿了小心翼翼地擦拭,不晓得被川帮扔在杂货铺墙角里多少年的这方砚台,就这么在潘二手里露出庐山真面目。

  形如鹅卵,色泽深紫,有一颗鸜鹆眼突出在墨池之中,螺旋纹理分明而细腻。韩秀峰再次拿起,叩之有金属声,呵之露珠满布。潘二一脸得意,又滴了几滴水轻磨了几下,下墨无声,数磨之后,墨汁立时浓渖。

  “啧啧啧,果然是好东西!”韩秀峰惊叹道。

  潘二笑道:“能看得出来,它原来的主人也是个识货的。四哥,你看看,这里啥也没有,说明它原来的主人不敢擅自椎凿铭文款识。好马配好鞍,明天我上街转转,看能不能找个手艺好的木匠做个紫檀根的砚匣。等到了京城肯定能遇到识货的,到时候就说是祖传的,一定能卖出个好价钱。”

第三十六章 潘二的眼力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
speedTimer.push(new Date().get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