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一章 人穷志短

  “一百八十两!柳大使,您当我是瓜娃子?”

  “没当你是傻子,我说小四儿,要不是看在自给人的份儿上,别说一百八十两,就算出两百两我也不会卖!”

  “柳大使,重庆府虽不比成都府,与京城更是不能比,但大小老爷也不少。我韩四在衙门帮闲这么多年,官服的行情早打听得一清二楚,连京城的行情也打听过。您这是漫天要价,您这是没把我韩四当自个儿人。”

  “你个小清书懂什么呀,这样,你先在这儿等着。”

  “等啥?”

  “等我去拿来给你瞧瞧。”

  仓大使似乎急了,说去拿就去拿。

  潘二心想这里可是上马管军下马管民的道台衙门,有些害怕,禁不住问:“四哥,他会不会是去叫人的,好汉不吃眼前亏,要不我们趁他不在赶紧走。”

  “他叫人来干啥,我们为啥要走。”韩秀峰一点都不担心,大大咧咧坐到太师椅上,顺手拿起一个梨子擦了擦,旁若无人的啃了起来。

  潘二忐忑不安,躲在他身后探头朝外面张望。

  等了小半炷香的功夫,仓大使捧着官服和官帽回来了,一进门就喊道:“小四儿,来瞧瞧。不怕不识货,就怕货比货,你仔细瞧瞧,仔细摸摸,我这身官服跟你以前见着的是不是不太一样!”

  “行,我先瞧瞧。”

  “先去洗手,把手洗干净了再摸,把我官服摸脏了你赔得起吗你!”

  “我手干净着呢,不脏。”韩秀峰懒得去找水洗手,就这么在潘二身上擦了擦,接过官服边瞧边喃喃地说:“柳大使,我瞧着差不多,有啥不一样?”

  “摸摸补子!”仓大使提醒道。

  “补子也差不多。”

  “说你小子不识货还真不识货,”仓大使急了,抢过官服一边让韩秀峰摸上面的补子,一边气呼呼地说:“好好摸,仔细摸,质地是不是很坚硬?你再摸摸我身上穿的这个,是不是跟普通布一样比较柔软?”

  讨价还价归讨价还价,但不能睁着眼睛说瞎话。

  韩秀峰摸了摸,同意道:“原来这身上的补子摸着是挺硬的。”

  仓大使心里舒服多了,提醒道:“你再看看绣线?”

  “绣线不一样?”

  “何止不一样!”仓大使把原来的那件官服摊到公案上,像赏鉴古玩似的眉飞色舞地说:“这补子是江南织造局绣的,绣补子的彩线外面全都包着一层薄薄的白银,这就是常说的平金绣,所以摸起来质地坚硬;我身上这件的补子就差多了,用得是刺绣线,也就是常说的彩绣,所以摸起来质地柔软。你看看,我身上这件才穿了几天,就开始掉丝、脱丝。”

  原来不是漫天要价,韩秀峰喃喃地说:“柳大使,刚才我是不晓得,现在晓得了,您这件官服是真好,真值一百八十两。”

  “现在晓得了,你小子也不想想我柳大全是谁,堂堂的加七品知县衔仓大使,至于讹你小子那点银子吗?”

  “这是,这是,您哪会看得上这点银子。”

  “你小子别给我下套儿,下套儿我也不往里钻,想要这件官服拿银子来,一百八十两少一厘也不行。”仓大使一边叠刚摊开的官服,一边又说道:“我是看不上这点银子,但这件官服也不是天上掉下来的。既然是谈买卖,就得亲兄弟明算账。”

  “是啊,您也是花银子买的,我不能让您吃亏。”韩秀峰摸着下巴沉思了片刻,抬头道:“柳大使,我家的事刚才跟您说过,我现在是真拿不出那么多银子。要不这样,这件官服我买了,补子拆下来您留着。”

  仓大使没想到韩秀峰会想出这主意,哭笑不得地问:“小四儿,我现在是七品顶戴,留下这九品文官的补子有什么用?再说你光买官服,不买补子,就算买去一样没用。”

  “有用。”韩秀峰搓着手笑道:“补子您可以留着卖,平金绣,质地那么好,我韩四买不起不等于别人买不起,留着总能卖出去的,还能卖出个好价钱。至于我光有官服,一样好办,等到了京城去买个彩绣的补子缝上去不就行了。”

  潘二差点爆笑出来,忍不住插了一句:“四哥,我看用不着等到京城,在重庆府估计也能买到。”

  “你是谁,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这轮得着你说话吗?”仓大使火了,抬头怒视着潘二。

  潘二吓一跳,不敢再吱声。

  韩秀峰拍拍仓大使的胳膊,嘿嘿笑道:“柳大使,他没大没小没见识,您大人大量别跟他计较,我们接着说官服的事,不要补子您多少银子能卖?”

  “要买整件买走,哪有补子拆下来卖的道理。”

  “哎呦,这就没法儿往下说了,柳大使,不是我韩四非要砍您的价,而是我韩四囊中羞涩确实买不起。”

  仓大使虽说是个官,但终究是捐的,而且品级低微,从来没被道台正眼瞧过,上任以来只能跟道署的七房书吏说说话,而韩玉财又在道署当过几年差,跟七房书吏的关系都不错,所以韩家的事仓大使从书吏们嘴里多少听说过一些。

  想到眼前这小狐狸确实没什么钱,沉吟道:“一百五十两,不能再少了。”

  韩秀峰不假思索地说:“柳大使,不怕您笑话,一百五十两我也买不起。”

  官服不是银子,就算银子存放久了也会发霉发黑。而且这是件九品文官官服,捐官的人很多,但捐九品芝麻官的却不多,就这么压在箱子里不行,想卖又卖不出去。

  仓大使权衡了一番,紧盯着韩秀峰问:“我们都爽快点,你先说说能出多少银子?”

  “五十两,最多五十两。”

  “小四儿,我把你当自给儿人,你却拿我开涮!”

  韩秀峰长叹口气,愁眉苦脸地说:“柳大使,借我十个胆也不敢拿您开涮,我是真没那么多银子,真是人穷志短。”

  “什么人穷志短,马瘦还毛长呢,你既然铁了心要去京城投供,手里没千儿八百两银子谁信?”

  “不管您信不信,我是真没有。”韩秀峰不想再跟他讨价还价,抱拳作了一揖:“柳大使,买卖不成仁义在,我先走一步,我们有缘再会。”

  “等等。”

  “您还有啥吩咐?”

  仓大使心想那件官服在重庆这地方卖又卖不出去,与其压在箱子里蛀了霉了,不如换几十两银子,一把拉住韩秀峰:“五十两就五十两,便宜你小子了,等将来发达了可万万不能忘了我柳大全!”

第四十一章 人穷志短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
speedTimer.push(new Date().get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