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九章 铜天王(四)

  “差点忘了问,老弟前来所为何事。”周知县把写好的公文放到一边,招呼韩秀峰坐下说话。

  眼前这位待人接物滴水不漏,甚至有几分礼贤下士之风,仿佛外面正在发生的一切与他无关似的,搞不清楚的真以为他是一个好官。

  韩秀峰意识到遇上了对手,带着几恭敬、几分不好意思地说:“周老爷,在下冒昧登船,其实是有一桩事相求。可……可是话到嘴边又有些羞于启齿。”

  “老弟,你我能在这遇上是缘分,有什么事尽管说,但说无妨!”

  “那在下就不怕周老爷笑话了。”韩秀峰下意识看看身上的官方,苦着脸道:“在下虽念过几年书却一直没能考取个功名。为替家中长辈争口气,只能砸锅卖铁捐了个九品候补巡检。”

  让韩秀峰倍感意外的是,周知县竟抚着下巴叹道:“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依愚兄之见老弟你是个明白人。都说蜀道难难于上青天,其实科举之途又何尝不是?既然走不通,又何必去钻那个牛角尖。再说考个功名又能怎样,愚兄道光十八年中的举,虽没能中进士、拉翰林但也算有个功名,可还不是落到如此田地!”

  “周老爷何出此言。”韩秀峰明知故问。

  “老弟,你我虽萍水相逢却一见如故,愚兄也不怕你笑话。愚兄三次会试,屡试不中。要不是同年可怜,收留我在他们的衙门里作幕,连进京赶考的盘缠也凑不上!没考中进士也就罢了,好不容易赶上大挑,被放到云南署理了个缺,结果这缺上有亏空,屁股没坐热就被委了这个差事,老弟你说我倒不倒霉?”

  “倒霉,倒什么霉?”韩秀峰一脸茫然。

  “看来老弟不晓得解运滇铜是一个什么差,这么说吧,愚兄头上这顶乌纱帽戴不了几天,滇铜运抵京城之时,便是愚兄被革职查办之日。”

  “这……咋会这样……”

  “老弟不信可以去打听打听,总而言之,官不是那么好做的,没考上功名也不是什么坏事。”

  韩秀峰表面上装着一个啥也不懂的愣头青,心里却在暗想眼前这位即将被革职查办的云南县太爷难怪这么鬼,原来他给人家做过近十年师爷,官场里的弯弯道道没他不晓得的,刚才那份公文更是不在话下,甚至对会不会被革职查办都不在乎,只要能借此机会把银子捞足就行!

  跟聪明人反而好打交道,韩秀峰不再绕圈子,直言不讳地说:“周老爷,在下冒昧前来是想搭个顺风船,省几两进京的盘缠。在下家境贫寒,只能厚颜相求。若能成全,这一路上在下主仆三人听凭周老爷差遣,鞍前马后绝不会有怨言,等在下补上缺做上官也定当厚报。”

  周知县本以为韩秀峰是来帮被堵住的那些船说情的,怎么也没想到韩秀峰是想搭他的顺风船,想都没想就回绝道:“老弟,你有你的难处,愚兄也有愚兄的难处。愚兄身为朝廷命官,对外面那些龌龊下作之事是深恶痛绝,可这几十万斤滇铜的运费早被藩司给扣掉了,不让外面那些个夯货讹点银钱,这运费谁来出?”

  “在下啥也没看见,啥也不晓得。”

  “老弟,这不是有没有看见,晓不晓得的事,而是愚兄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实在是有心无力帮不了你,何况你还是主仆三人。”

  “周老爷,我主仆三人只是搭船,不用您管饭。”

  “老弟,你就别再为难愚兄了。要是让你们搭船,天晓得外面那些个夯货又会提出什么更非分的要求,又会做出些什么天怒人怨之事。造孽啊造孽,我上辈子到底是造了什么孽才被摊上这苦差……”

  周知县说着说着竟掩面擦泪,搞得像对外面正发生的事真有多歉疚一般。

  韩秀峰暗骂了一句老狐狸,随即话锋一转:“周老爷,实不相瞒,在下过去这些年一直在县衙户房帮闲,跟三班衙役关系还算亲近。而我们巴县水道并不好走,共有险滩二十三处,要是风疾浪高翻了船,在下或许能帮上几分忙。”

  周知县暗笑有险滩好啊,有险滩才能翻船,不翻几条船,怎么跟户部和工部解释铜斤亏缺的缘由!

  他干脆不装了,转身指指刚写好的公文:“老弟,这就不用你费心了。愚兄马上就差人移文巴县正堂,真要是风疾浪高翻了船,贵县正堂自然会差人去江里捞。”

  韩秀峰不想把事做绝,紧盯着他情真意切地说:“周老爷,让我主仆三人搭顺风船对您而言只是一句话的事,对我来说却是天大的恩情……”

  “老弟无需多言,此事没得商议。”周知县不想再磨嘴皮子,端起茶冷冷地说:“老弟既在衙门帮过闲,应该知道愚兄肩上的重任,为确保几十万斤滇铜安全运抵京城,闲杂人等是一概不能上船的!”

  韩秀峰心想这翻脸比翻书还快,刚才还称兄道弟谈笑风生,这会儿就振振有词冠冕堂皇。

  “周老爷息怒,是在下孟浪了,这就告退。”

  “不送!”

  韩秀峰钻出船舱,想想又回头笑道:“周老爷,在下平时没啥事都在前头城门里,您要是有用得着在下的地方,只管差人去喊。”

  “走吧走吧,老爷我有什么事会去找贵县正堂!”

  “行,找我们县父母也好。”韩秀峰笑了笑,头也不回地跳上货船由原路返回。

  周知县越想越窝火,呵斥道:“刘三,再有人求见先问清什么事,别见着几个铜板就给人传话!”

  “老爷,我不是见他也是个官么。”长随站在舱口苦着脸解释道。

  “你的狗眼瞎了,没见他只是个九品吗,还是个候补的穷鬼。”

  “可是我瞧着他应该有点钱。”

  “不说了,去岸上瞧瞧你二爷有没有回来。”

  “哦,这就去!”

  长随猛然意识到还有大事要办,正准备上岸,周知县又从船舱里探头道:“等等,这有份公文要送巴县衙门,顺便带去,记得管他们要个回执。”

  ………

卓牧闲说
昨天飞机延误,凌晨5点多才到重庆,上午睡了半天,下午参加团市委的活动,晚上回酒店码字的,更新晚了,恳请各位书友见谅。

第四十九章 铜天王(四)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
speedTimer.push(new Date().get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