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章 铜天王(五)

  解运滇铜的差役和运铜的船夫在码头上为所欲为,把一帮被围住的船家和货主弄得怨声载道,他们甚至把希望寄托在韩秀峰身上,以为韩秀峰上官船是去帮他们说情的。

  事实上他们的事韩秀峰管不了更顾不上去管,依然对周围正发生的一切视若无睹,快步爬上坡走到关捕头跟前:“关叔,船上的龟儿子不光给脸不要脸,还跟我摆出一副公事公办的架势,说啥子运铜重任在肩,闲杂人等一概不能上船。”

  “那就用不着跟他客气了。”关捕头早看“铜天王”不顺眼,好不容易逮着个机会岂能错过,立马回头道:“有福,赶紧去喊人,只喊信得过的兄弟,口风不严的一个也别喊。”

  有活儿干就意味着有钱赚,余有福忍不住笑道:“喊几个?”

  “有十五六个应该够了,让弟兄们全带上家伙。”

  “喊到了在哪儿会齐?”

  余有福这个问题把关捕头问住了,他楞了楞,下意识看向韩秀峰。

  韩秀峰回头看着江面上的官船,沉吟道:“我上船时那龟儿子正在写知会我们巴县署的移文,他要是不知会,我们那位大老爷一定会装聋作哑,但一知会就不能不管不问,移文一到肯定会让壮班差人来码头协助看护。”

  关捕头看着天色说:“这会儿县衙该关门了。”

  “门关上只能挡住去告状的百姓。”

  “也是,门关上他们会去擂鼓。”

  “我瞧了一眼他写的移文,文上说一共十五只船,每只装三万斤滇铜,也就是说江上一共有四十五万斤滇铜。”韩秀峰点了点系泊在码头外围的船,微皱着眉头道:“船全在这儿,一只不少,要是铜全在船上,等壮班的弟兄们到了他们咋盗卖,茶帮的脚夫咋帮他们往岸上背?”

  “这话说在点子上,”关捕头深以为然,摸着下巴道:“他们胆子再大也不敢在大庭广众之下盗卖,买家一样不敢在大庭广众之下盗买。毕竟这是官铜,被查到是要掉脑袋的。”

  正说着,云南县太爷的长随和一个衙役拉住一个脚夫,不晓得他们说了些啥,随即同脚夫一起爬上坡,明明晓得韩秀峰在小凉棚这边却连个招呼也不打,就这么同脚夫一起直奔城门而去。

  关捕头自言自语地说:“他们应该是去送移文的,估计人生地不熟,所以找个脚夫带路。”

  说者无意,听者有意。

  韩秀峰眼前一亮,抬头笑道:“关叔,我晓得咋回事了!”

  “咋回事?”

  “这种知会县衙的移文我以前见过,但从没见人送,更没见人写,所以就没想到移文送达的时间不对劲。”

  “四娃子,咋不对劲?”关捕头追问道。

  “照理说公文在滇铜进入我们巴县地界之前就应送到,也只有这样我们那位县太爷才有时间差青壮一路护送。而这次的公文至少晚了两天,滇铜进入巴县地界我们都不晓得,直到运铜的船靠到码头才晓得他们到了。”

  关捕头脱口而出道:“他们搞了鬼,在半路上调了包,船上装的不一定全是铜!”

  韩秀峰想了想,不禁笑道:“差点被那龟儿子骗过去,我们巴县水道并不好走,共有险滩二十三处,我说他咋就不怕翻船呢,原来他不光不怕说不定还希望翻几只,到时候我们就算帮他把沉在江底的铜全捞上来也不够数。”

  “到底有没有翻船,我们的那位大老爷是要拟文上呈的,这就是帮他作证!”

  “所以说这次的运官鬼得很,真要是让他的诡计得逞,等铜运抵京城就算不足数说不定都能让他蒙混过关。”

  “可惜他遇上了你,不过说到底怪只能怪他自给儿太小气。”想明白运官葫芦里卖的是啥药,关捕头就有了主意,笑了笑又回头道:“有福,你先去喊人,让弟兄们在丰瑞楼会齐。”

  “可是……”

  “别可是了,赶紧去喊,别耽误正事。”

  “余叔,放心吧,船上那龟儿子把剩下的铜藏在哪儿我们不晓得,但晓得谁打算买他的铜,只要盯住买家他们就跑不了。”韩秀峰打发走余有福,转身笑道:“关叔,我们也该去找二老爷了,他日子过得太清苦,再不发点小财这官岂不是白做。”

  关捕头暗想这事要是能办妥,不光能发笔小财还能跟二老爷套个近亲,二老爷虽说是个“摇头老爷”但那是在平时,大老爷要是去成都公干或家里死了人要回乡丁忧,二老爷就能说了算,运气好还能署理几天。

  想到这些,关捕头不禁笑道:“走走走,给二老爷送份厚礼去!”

  大清的官员全是流官,做官的地方必须离乡五百里甚至更远,并且在不能娶任地的女子为妻,不能纳任地的女子为妾,同样不能在做官的地方买屋置田,否则会被革职还要被杖八十。

  陶主薄在县衙呆不下去又不能买屋只能租了个两进的民宅,虽然被戏称为“摇头老爷”管不了啥事但平时要做的事却不少,所以大熄灭池西边的这个院子既是陶主薄在巴县的家也是他的官署。

  关捕头平时没少来,一到门口就伸手砸门。

  “谁啊,天都黑了啥事?”

  “赵伯,是我呀,有急事向二老爷禀报,赶紧开门!”

  “我说谁呢,原来是关大,来啦。”

  门吱呀一声开了,只是陶主薄的长随赵伯提着灯笼站在门后。

  关捕头正准备请他去通报,陶主薄倒先走了出来,远远地问:“关大,什么事这么急,是不是大老爷差你来传话?”

  关捕头连忙道:“大事,跟大老爷没关系,也不能让大老爷晓得。”

  陶主薄觉得很蹊跷,不动声色说:“韩四也来了,还把官服给穿上了。”

  韩秀峰拱手道:“二老爷,真有急事。”

  相比关捕头,陶主薄更愿意相信虽然年轻但做事却滴水不漏的韩秀峰,侧身道:“既然有事,还是急事,那就进来说话。”

卓牧闲说
难得来一次重庆,自然要多查阅点史料,翻看记录了一天,搞得头晕脑胀,更新晚了,再次恳请各位书友见谅。

第五十章 铜天王(五)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
speedTimer.push(new Date().get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