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二章 不速之客(二)

  任举人穿着一身崭新的枣红宁绸箭衣,天青缎子外褂,腰里挂着一块晶莹剔透的玉佩,头上戴着京式瓜帽,脚蹬一双新式的内城京靴,要是扎上红绸花,看上去比新郎还要像新郎。更让人窝火的是,他嘴上说着志行老弟,目光却在饶有兴致地环顾小院子,压根儿没正眼瞧过韩秀峰。

  韩秀峰晓得他是来捣乱的,定定心神,不动声色说:“任老爷大驾光临,寒舍蓬荜生辉。只是寒舍太过简陋,连院子里这些桌椅板凳也全是管街坊四邻借的,还没顾得上擦,也不晓得能不能擦干净,怕脏了任老爷您的衣裳。”

  “无妨无妨。”任禾哈哈一笑,旁若无人地走到堂屋门口,大大咧咧坐到主位上。

  关捕头和王经承看在眼里急在心里,要是换作别人跑这儿来捣乱,早喊衙役把他打出去了。然而他不是别人,他是远近闻名的举人老爷,说句不中听的话他能来是给韩家面子。

  二人大眼瞪小眼,只能干着急。

  想到他为啥来捣乱,韩秀峰反而没之前那么窝火了,走过去坐到他对面,笑看着他道:“任老爷,宾客们还没到齐,开席还要等一会儿。这个家又是新置的,不怕任老爷您笑话,真是要啥没啥,连个茶碗都没有,只能让您干坐着,只能陪您说说话。”

  “无妨无妨,”任禾看了看韩秀峰,像突然想起啥似的,啪一声拍了下大腿,顺势拿起刚放下的卷轴,站起身当着众人面解开捆在上面的绳子,笑道:“志行老弟,真不晓得今天是你大喜的日子,竟一点准备也没有。幸好早上在府学写了幅字,还顺路装裱上了,正好送你,祝你和新娘喜结良缘,早生贵子。”

  说完之后,他当着众人面缓缓放开卷轴,果然是一幅龙飞凤舞的字。

  韩秀峰不仅没道谢,而且脸色一下子就变了!

  关捕头意识到写的不是啥好话,忍不住回头问:“王经承,写的啥?”

  “富家不用买良田,书中自有千钟粟。安居不用架高楼,书中自有黄金屋。娶妻莫恨无良媒,书中自有颜如玉。出门莫恨无人随,书中车马多如簇。男儿欲遂平生志,五经勤向窗前读。”王经承念完,又低声道:“这是宋真宗赵恒作的《励学篇》,他送这幅字,是笑话四娃子读书不行,考不上功名,只能用银子去捐官。”

  他竟敢在这大喜的日子羞辱四娃子,是可忍孰不可忍!

  关捕头再也控制不住,正准备上前理论,身后突然有人冷冷地问:“任举人,任老爷,你送这幅字到底是何居心,是羞辱我志行老弟,还是连我柳大全也要一并羞辱?”

  “柳大使来了,柳大使请!”关捕头急忙招呼道。

  “关班头,自给儿人无需客气,容我先问问任老爷送这幅字到底是何居心。”柳大全快步走到堂屋门口,摘下官帽,怒视着任禾,就差在脸上写着不给个说法这事没完。

  任禾虽心高气傲却也不敢得罪柳大全,因为柳大全既有权又有银子,不但刚捐了个七品顶戴,好像还打算再花点银子去捐个正七品的缺。见无意中把柳大全给惹火了,一时间竟没了主意,毕竟他虽中了举人但没做官,直至今日依然是个读书人。

  “任老爷,说话呀,是不是瞧不起我们这些个捐纳出身的?”

  “岂敢岂敢,”任禾缓过神,急忙拱手道:“柳大使,我……我是正好路过,之前并不晓得今天是志行老弟大喜的日子,没一点准备,正好手里有幅字,就想聊表下心意,没曾想这幅字不应景。”

  柳大全最痛恨那些个瞧不起捐纳出身的科举官,今天是真火了,岂能让任禾就这么糊弄过去,抱着双臂道:“既然晓得不应景,那就换一个心意。”

  “这不是一点准备没有嘛。”

  “聊表心意,不用刻意准备,”柳大全从袖子里掏出一锭银子,往韩秀峰面前一搁,笑看着任禾道:“任老爷,瞧见没,这样就可以了。赶紧的,你看看宾客越来越多,大家伙全等着入席呢。”

  柳大全话音刚落,县衙陶主薄从围观的亲友中挤了进来,从袖子里掏出一张银票,而且是五十两的,往韩秀峰面前一搁,也笑看着任禾道:“任老爷,该您了,聊表心意吧。”

  一个是道台衙门的仓大使,一个是县衙的主薄。

  俗话说县官不如现管,任禾真不敢得罪他们,只能从怀里摸出一张银票,往桌上一搁,随即抱拳道:“柳大使,二老爷,抱歉,突然想起府学还有件事,得赶紧回去,您二位坐,我先走一步。”

  “等等。”

  “柳大使还有何见教?”

  “把这幅字带走,任老爷,您可是举人老爷,您的字金贵着呢!要是这次进京赶考金榜题名就能拉翰林,到时候您的字会更金贵,可不能乱扔。”

  “多谢提点,”任禾当着众人收好字,悻悻地往外走,快走到门口时想想不服气,回头道:“柳大使,借您吉言,任某真要是有金榜题名的那一天,定当登门致谢!”

  “真要是有那么一天,柳某定会备酒相迎!”

  “告辞。”

  “不送!”

  ……

  “柳大使,二老爷,要不是您二位赏光,我这奇耻大辱不晓得要受到啥时候,大恩不言谢,等开席了敬您二位,陪您二位一醉方休。”韩秀峰岂能不识好歹,任举人一走出门就起身致谢,然后把银子和银票奉还给他们这两位救兵。

  柳大全本就打算来白吃白喝的,压根儿没想过送银子,更没想过送这么多,刚才主要是见姓任的太仗势欺人,实在看不顺眼才掏银子的。见韩秀峰如此懂事,柳大全大大方方收回银子,回头看着门口笑骂道:“他个龟儿子居然敢威胁老子,别说他不一定能中进士,就算能中进士拉翰林,他龟儿子这辈子也管不到我柳大全头上,我大清朝还没在本乡本土做官这个先例。”

  陶主薄接过银票,也忍俊不禁地说:“他龟儿子就算中进士拉翰林,想正儿八经做上官还早着呢!”

  ………

  PS:祝各位书友五一快乐!

第六十二章 不速之客(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
speedTimer.push(new Date().get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