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四章 嫁鸡随鸡

  韩家摆酒宴客,段家一样摆了酒,事实上韩家摆酒的钱也是段家出的。

  不过段经承除了嫁女儿之外从不做赔本买卖,今天不光请了亲朋好友,也请了巴县、江津、长寿、永川、荣昌、綦江、南川、铜梁、大足、璧山、定远等县和涪州、合州、江北等散州散厅的兵房书吏,离太远赶不上的就请各州县正堂在巴县的“坐府家人”,一共摆了六席。

  相比户房、刑房,在常人看来兵房似乎没啥油水。

  事实上各州县衙门兵房要做的事并不少,比如要负责对门军(守卫城门的兵卒)、皂隶、马快、民壮、铺兵(邮差)登记造册,要保管名册同时要上报府衙,以及负责一切与兵事相关的其它事宜。

  往来公文数不胜数,各州县正堂的“坐府家人”和各州县兵房的书吏要是不给他塞银子,上呈到府衙的公文没毛病也要挑出点毛病打回去,重新誊写事小,耽误公务事大,会直接影响到州县正堂的考绩。所以各州县的兵房经承乃至各州县的大老爷,谁也不敢不把他这个府衙的胥吏不当回事。

  该请的全请来了,该收的银子也全收了,不用算也晓得这桩喜事没办赔还略赚。

  段经承本应该高兴,但此刻却高兴不起来,因为乘龙快婿家离太近,那边发生的事这边想不晓得都不成。

  他请同在府衙当差的好友帮着招呼客人,一个人坐在书房里生闷气,脸色难看的吓人,以至于老伴段徐氏都不敢吱声。

  “欺人太甚,欺人太甚!我段吉庆真是瞎了眼,竟还曾想把琴儿许给他!”

  “吉庆,今天是琴儿大喜的日子,外面还有那么多客呢。”段徐氏不敢吱声却不能不说话,嘀咕了两句又低下头。

  “外面没事,外面有景程帮我作陪。”段经承越想越窝火,紧攥着拳头恨恨地说:“白眼狼,真是个白眼狼!早晓得他这么下作,当年那几十两银子就算扔江里打水漂,也不能拿给他去成都府赶考,还让他真中了举!”

  “现而今说这些有啥用。”

  “是啊,现而今说啥都晚了。大喜的日子被当众羞辱,也不晓得韩四会咋想。”

  “韩四我倒不担心,我担心琴儿。”

  ……

  两口子正为女婿女儿担忧,刚才派去听信的远房侄子又回来了,一进门就兴高采烈地说:“叔,婶儿,别担心,没事了!”

  “咋没事的?”段经承急切地问。

  远房侄子擦了把汗,绘声绘色地将道台衙门柳大使和县衙陶主薄及时赶到,不光把任举人轰走,还逼任举人留下一张二十两银票的经过说了一遍,想想又眉飞色舞地补充道:“叔,这门亲真做对了,新姑爷面子好大,我回来前连柴家巷的顾老爷也去了,还送了一份贺礼!”

  “好,好,太好太解气了!”段经承拍着大腿,看着老伴哈哈笑道:“你说说你,先前还嫌韩四没出息,还嫌韩四穷。穷又咋了,谁家不是从穷日子过来的?所以说看人要看人品,人品好人缘就好,人缘好事事就顺……”

  段徐氏嘴上不说心里想你看人准,以前看任禾咋就看走眼了呢!

  不过远房侄子送来的确实是一个好消息,她不用再担心韩四因为当众受辱而迁怒于琴儿,不用再担心琴儿在婆家的日子不好过。

  其实他们多想了,韩秀峰觉得能娶到琴儿真是祖坟冒青烟,真是八辈子修来的福分。人逢喜事精神爽,尽管潘二一个劲儿使眼色,他硬没换酒,硬是陪顾老爷、柳大使和陶主薄等宾客喝了一下午。

  送走意犹未尽的宾客,潘二忙着算账,算今天一共收了多少礼金。

  关捕头和王经承喝高了,一帮衙役送他俩先回去。关婶催韩秀峰赶紧入洞房,然后坏笑着招呼柱子、大头和另外几个衙役帮着收拾院子。

  韩秀峰喝得醉醺醺,站也站不稳。

  琴儿把他扶到床上,帮着脱掉鞋,生怕他会吐,一边帮着脱官服,一边埋怨道:“不是说换兑水的酒去敬吗,咋喝成这样了。”

  韩秀峰脑壳还是蛮清醒的,用迷离的眼神看着她那俏丽的脸庞苦,无奈地说:“用兑了水的酒敬别人没啥,敬柳大使和二老爷也没啥事,但不能用兑了水的酒去敬顾老爷。要是被顾老爷发现,顾老爷会咋想,又会咋看我?”

  “这倒是,顾老爷能来真是给我们天大的面子。”

  “这面子是给大了,这人情我们也欠大了,不过这事没你想的那么简单。”

  琴儿糊涂了,不解地说:“你这人咋不识好歹,也不想想顾老爷啥身份。人家不光来了,还送贺礼,还让你过几天去他家。要帮你给京城的大官写信,这是要提携你!”

  韩秀峰打了个酒嗝,苦笑道:“我宁可他不给这天大面子,也不用他提携。”

  “四哥,你咋会这么想?”

  “顾老爷是有心提携我,事实上只要是有望做官的同乡他都会提携,可做官有做官的规矩,他不会我也不能让他白提携。”

  “啥意思,要给钱?”琴儿下意识问。

  韩秀峰轻叹口气,无奈地说:“顾老爷啥身份,他的书信金贵着呢,像帮我这样的九品芝麻官写封最少也得五十两,可他送的那份贺礼才值几个钱。”

  琴儿咋也没想到顾老爷既是来提携也是来做买卖的,一时间竟不晓得该说啥好。

  韩秀峰摸着她白皙细嫩的手,苦笑道:“他屈尊降贵来吃我们的喜酒,还送贺礼,又当着那么多人面说要提携我。我要是不去他家求教,不去求一封书信,别人会咋看我?一定会在背后数落我韩四不识好歹,给脸不要脸。”

  “既然不能不去,那过几天就去呗。”琴儿跳下床,打开一个箱子,从箱底翻出一个钱袋,从钱袋里取出几张钱票,怯生生地说:“这是我娘给我攒的私房钱,连我爹都不晓得。虽说十几两顶不上大用,但有这十几两总比没有好。”

  刚进门就把私房钱拿出来了!

  韩秀峰感动感激,情不自禁把她搂到怀里,闻着她那诱人的体香,哽咽地说:“琴儿,嫁给我这个穷光蛋,让你受委屈了。”

  琴儿从未被男人如此亲近过,脸颊火辣辣的涨得通红,娇躯不由自主地颤抖,觉得整个人都软了,就这么依在他怀里,迟疑了好一会儿才几分期待、几分羞于出口似地一般轻声说:“不委屈。”

  “我都穷成这样了,咋不委屈。”韩秀峰抚摸着她的肩膀,喃喃地说:“不过这只是暂时的,我韩四绝不会让你委屈太久,等补上缺做上官就接你去享福!”

  “嗯。”琴儿等的就是这句话,想到钱票不能搞丢,急忙推开他的右臂,跳下床道:“四哥,钱票我先收着,你啥时用啥时候跟我说。五十两就五十两,不够我去管我爹要。顾老爷做过那么大官,他的书信肯定管用,花五十两值!”

  韩秀峰心想这次要去的可是只认银子不认人的吏部,天晓得吏部的那些个堂官胥吏会不会给已经告老还乡四年多的顾老爷面子。要是不给,那花银子请顾老爷写的书信就一文不值。

  不过琴儿也是一番好心,这些话只能放在心里。

  更重要的是正值洞房花烛夜,春宵一刻值千金,再说这些太煞风景……

第六十四章 嫁鸡随鸡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
speedTimer.push(new Date().get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