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五章 尊卑有序

  关捕头昨天有过交代,谁也不许闹洞房,所以那些个衙役帮着收拾好院子就走了,连潘二、柱子和大头都被关婶赶回了纸人店。关婶是最后一个走的,走前把院门从外面带上,让小两口在里面洞房花烛夜。

  都说温柔乡是英雄冢,韩秀峰食髓知味,日上三竿了也不想起。

  然而小门小户过的是小日子,既没婆子更不会有丫鬟,肚子饿了得自给儿起来去做。想到琴儿昨晚没吃啥东西,这会儿一定很饿,韩秀峰这才意犹未尽地穿上衣裳,准备去生火淘米做捎午。

  结果刚开门,就听见大头在院子外面说话。

  “潘二,你有没有婆娘?”

  “有啊,不光有婆娘,娃都有两个。”

  大头蹲在墙角下,看看坐在门槛上的潘二,再回头看看蹲在左边的柱子,羡慕地说:“柱子,潘二有婆娘,你也有婆娘,只是没娶进门。现而今四哥也娶了婆娘,就剩我没有,你说这咋办,我可不想跟八爷那样打一辈子光棍。”

  柱子咋也没想到他会说这个,禁不住笑骂道:“就你这样还想娶婆娘?”

  大头不服气地说:“四哥能娶婆娘,你能娶婆娘,我为啥不能娶!”

  柱子正准备问问他有没有钱,潘二突然伸腿踹了大头一脚。

  “潘二,干嘛踹我?”

  “你刚才说啥?”潘二紧盯着他问。

  大头想了想,一脸茫然地说:“我说四哥能娶婆娘,柱子能娶婆娘……”

  不等他说完,潘二又踹了他一脚,板着脸问:“大头,四哥是娶了婆娘,但婆娘这话是你能说的吗?”

  “那咋说,婆娘不就是婆娘呗。”

  柱子反应过来,戳着他的脑壳道:“应该喊嫂子!”

  “喊嫂子,哦,喊嫂子是比喊婆娘好听。”

  大头认为有点道理,心想虽然挨了两脚,但用不着跟潘二计较。结果潘二不但刚才踹他,竟又踹了柱子一脚。

  柱子可没大头那么好说话,起身道:“潘二,让你管了一天账,你龟儿子是不是就忘了自个儿是谁?敢踹我,看我咋收敛你!”

  “等等,”见柱子抬腿就要踢,潘二急忙道:“柱子,你先听我说完,我要是说的不对你再踢,我要是说的在理,以后你得喊我二哥。四哥在时听四哥的,四哥不在的时候你得听我的。”

  “行,你先说,我倒要听听你龟儿子能说出个啥道理。”

  潘二乐了,放下夹在腋下的算盘和账本,指指身后的小院儿:“给我听清楚了,四哥现而今是官身,不是你我这样的平头百姓。你三天两头帮人家操办丧事,应该晓得啥叫嫡庶有别尊卑有序,四哥身份尊贵,不管有没有补上缺都是官老爷,你和大头能跟官老爷称兄道弟?”

  “四哥是官老爷,但四哥也是我哥,我们三个一起耍大的,四哥就是瞧不起你潘二也不能瞧不起我和大头!”

  “对对对,四哥重情重义,自然不会瞧不起你们。但四哥是要去补缺做官的,要是还跟以前一样跟你们称兄道弟,别的官老爷就会瞧不起他,走出去那些个刁民也就不会怕他,搞不好连这个官都做不稳。”

  “可四哥不是还没做官么。”

  “现在是没有,但将来呢。”潘二指指大头,很认真很严肃地说:“大头,你给我听着,在这儿你可以喊四哥,也可以喊嫂子,但喊顺了以后想改也改不过来,所以不能这么喊。”

  大头看看柱子,心想听上去好像有点道理,下意识问:“那咋喊?”

  潘二不是跟他俩开玩笑,一脸严肃地说:“等出了门别说你袁大头,就是我潘长生也一样是四哥的家人。晓得啥叫家人吗,就是四哥家的下人。所以今后见着四哥要喊老爷,见着嫂子要喊夫人。”

  大头傻傻地说:“可四哥不老。”

  “那就喊少爷,反正不能再喊四哥,也不能再说啥子婆娘,晓得不。”

  “晓得。”

  “柱子,你晓得不?”

  三个人打小一起耍大的,这么称呼柱子不但不习惯也喊不口,悻悻地说:“我跟你们不一样,我又不跟你们一道去京城,不管四哥做多大官,他以前是我四哥以后还是我四哥。”

  ……

  韩秀峰听得清清楚楚,忍不住笑出了声。

  “四哥,你起来了?”大头脑壳不好使但耳朵特别尖,听见笑声立马起身问。

  “起来了,进来吧。”韩秀峰走过来拉开院门。

  “刚才咋跟你说的?”潘二瞪了大头一眼,可面对正笑眯眯看着他的韩秀峰,一时间竟不晓得该咋称呼,想喊“老爷”或“少爷”实在喊不出口,跟以前一样喊“四哥”就是自个儿打自个儿脸。

  韩秀峰看着他尴尬的样子,忍俊不禁地说:“潘兄,你们刚才的话我全听见了,想想是有点道理,不过全是自家兄弟,真要是那么喊我都不敢答应。”

  “四哥,我是想着……”

  “我晓得你的良苦用心,要不这样,以后在外人跟前就按你刚才说的喊,没外人的时候我们还是兄弟。”

  “行,我听你的。”

  “进来,总站门口像啥。”

  “好,”潘二走进院子,下意识看了看东厢房,嬉笑着问:“四哥,嫂子呢?”

  “潘兄,你这是啥眼神?”

  韩秀峰转身看向厨房,三人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只见琴儿换上了一身普通妇人的衣裳,正在厨房里忙着做捎午。

  “嫂子,别脏了你的手,以后这些活儿让大头做。”

  “没事,你们去堂屋坐……”琴儿俏脸一红,不晓得该咋称呼他们,也不晓得该说点啥好,急忙蹲下身往火塘里添柴。

  上得厅堂,下得厨房。

  有妻如此,夫复何求!

  韩秀峰一阵感动,连忙道:“琴儿,听潘兄的,捎午让大头做。”

  “没事的,我会做,在家天天帮我娘做。”

  “会做也要等会儿再做,来,认识一下,这位就是我们走马老家同兴当的少掌柜潘兄,潘兄在家排行老二,以后就喊二哥。”韩秀峰介绍完潘二,又转身道:“这是柱子,你应该认得。这是大头,我们三个是打小一起耍大的。”

  做捎午重要,但礼数更重要。

  琴儿急忙去洗手,随即款款走到三人面前,右手朝上,左手朝下,并拢手指,置于身前,微微一蹲,红着脸羞涩地说:“二哥好,二位叔叔好。”

第六十五章 尊卑有序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
speedTimer.push(new Date().get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