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六章 倒霉的茶帮

  大头一身蛮力就是用来干活的,琴儿插不上手,去房里拿来一些花生和红枣给三人吃,她自个儿则躲在房里做针线,边做边偷听男人们说啥。

  第一件事是算账!

  柱子从肩上摘下褡裢,把昨天收的礼金倒在八仙桌上,有京钱有制钱也有小钱,一共五大串一小串,然后又从怀里掏出三张银票。

  一大串是半贯,就是五百个铜板,五大串就是两千五百多文,再加上那一小串,一看便晓得有多少。

  潘二却像账房先生似的摆正算盘,打开账本,装模作样点点桌上的铜钱,随即对着账本噼里啪啦打起算盘,算了半炷香的功夫才抬头道:“四哥,昨天一共收了两千七百六十文礼金,谁送了多少我这儿全有账,钱点过,跟账也对上了,你先过个目。”

  现在不比以前,钱是越来越不值钱,两千多文成色不一的铜钱,去钱庄顶多换一两银子。

  不过韩秀峰并不认为衙门里的叔伯和弟兄们小气,因为人家之前已经帮着凑过盘缠,接过账本看了一眼:“潘兄,你办事我放心,不用看了。”

  “行,”潘二也不矫情,指着桌上的银票道:“这十两银票是茶帮夫头朱二送来的,说是贺礼,其实是给你压惊给你赔罪的银子。他和湖广会馆客长走前在门口跟关捕头打过保票,说他们会严加管束吴家兄弟。还说啥腿长在吴家兄弟身上,他能管住吴家兄弟一时管不住吴家兄弟一世。跟关捕头商量能不能打发大头去别的地方,免得抬头不见低头见的又会生事。”

  韩秀峰乐了,拿起银票笑道:“吴大到底是咋死的早有定论,吴家兄弟要是再生事就是跟县太爷过不去。真要是让他们把事闹大最后翻了案,县太爷就要按‘失出之罪’(指把有罪判为无罪)被究办。”

  这个道理潘二也懂,忍不住笑道:“他们就是担心被大老爷晓得才来赔罪的。”

  “关叔咋跟他们说的。”

  “关捕头当然帮我们,关捕头说打发大头远走高飞可以,但打发大头远走高飞的盘缠谁来出?”

  韩秀峰追问道:“然后呢?”

  潘二笑道:“朱二说他们茶帮死了个人都没追究,这盘缠于情于理都应该由川帮出。关捕头说行啊,让他去找川帮的那些个夫头商议。朱二咋可能去找姜六商议,就算真去也商议不出个啥,搞不好又会打起来。”

  “再然后呢?”

  “再然后湖广会馆客长说话了,说啥子这件事关捕头不能不管。关捕头说他倒是想管,可管得了吗?反过来问湖广会馆客长,茶帮每次跟川帮打架跟他商量过没有,请他管过没有。”

  “这倒是,关叔是想管也管不了。”

  “湖广会馆会长急了,说他也不管了,说啥子吴家兄弟想寻仇就让他们寻仇去,扭头就要走。关捕头火了,跟他们说想寻仇好,不寻仇哪会死人,不死人捕班不就没事做了,让他们赶紧去找大头寻仇。”

  潘二笑了笑,接着道:“因为吴大的事茶帮已经花了几百两,吴家兄弟真要是把大头做了,不晓得又要花多少银子,不光要出大血也会得罪大老爷。朱二没办法,只能自认倒霉,答应再出十两银子给大头作盘缠。”

  让茶帮吃哑巴亏的机会可不多,柱子也忍不住笑道:“朱二一早就差人把银票送来了,就是这一张。”

  这件事还有个小插曲,潘二又说道:“朱儿昨天走时虽答应送十两银子过来,但也是有条件的,说啥子银子一送来大头就得走。关捕头说不行,说大头最快也得十天之后才能走,因为这一走就不能再回来,要把家里事安顿好。”

  韩秀峰禁不住笑道:“大头要啥没啥,哪啥子家事!”

  “朱二也是这么说的,关捕头说大头是没家,但大头又不是石头缝里蹦出来的,他一样有列祖列宗,走前总得上个坟烧点纸。朱二没办法,只能答应,不过走前也撂下句狠话,说啥子茶帮只保大头十天,十天之后吴家兄弟会不会找大头寻仇他也不管了。”

  “十天就十天,十天赚十两银子,这样的好事去哪儿找。”

  “是啊,反正我们在巴县也顶多呆十天。”潘二笑了笑,指着剩下的一张银票道:“这二十两你晓得的,是柳大使和二老爷逼任举人出的血。那龟儿子太仗势欺人,这银子不要白不要。”

  要不是柳大使和陶主薄及时赶到,昨天不晓得要被任举人羞辱成啥样。

  一提起这事,韩秀峰就是一肚子火,但想到姓任的很快也要去京城,万一他龟儿子真能考中进士,将来跟顾老爷一样做上大官,不光韩家会很麻烦而且会连累段家。

  韩秀峰不想把事做绝,看着银票沉吟道:“冤家宜解不宜结,这银票不能要。潘兄,劳驾你下午跑一趟神仙坊,帮我把这银票给他送回去,再说几句好话。”

  “四哥,给他送回去他就不记恨你,说几句好话管用吗?要晓得在他看来这是夺妻之恨,况且昨天他是羞辱了你,但他一样被柳大使和王主薄当那么多人面给羞辱了!”

  “他记不记恨我是他的事,这银票给不给他送回去是我的事。”

  见韩秀峰执意要把银票送回去,潘二只能点点头,想想又合上账本道:“四哥,再就是你岳父大人给的摆酒钱没用完,剩一千四百二十五文。昨天买的酒也没喝完,昨晚收拾时我数过,还剩六坛半。”

  韩秀峰喃喃地说:“剩这么多,我还担心不够呢。”

  衙门里那些人的酒量柱子最清楚,不禁笑道:“够应该够,但也剩不下这么多。主要是顾老爷、柳大使和我们县衙的二老爷在,他们不敢放开喝。”

  “我说咋剩这么多呢,原来是怕顾老爷。”

  “四哥,我是这么想的,剩下的酒退又退不掉,你岳父大人给的摆酒钱又没用完,干脆去柱子家再摆几桌,请下那边的街坊邻居。”潘二顿了顿,接着道:“算算日子,你爹和柱子娘天擦黑就能到,你和嫂子成亲这么大事,他们昨天没赶上,今天再去柱子家摆几桌就当补办,他们也就能赶上了。”

  昨天请过纸人店那边的街坊邻居,结果那边的街坊邻居担心他们做的营生太晦气,不想过来讨人厌。干脆托柱子把礼金带来,人却一个都没来。韩秀峰还想着等会儿过去送点喜糖,没想到潘二有更好的主意,一口同意道:“还是潘兄想的周全,就这么定。”

  回家摆酒席,柱子最高兴,立马起身道:“四哥,要不我先回去找四娘她们帮着张罗。酒有菜没有,全得上街去买,锅碗瓢勺和桌椅板凳也得赶紧去借。”

  “吃完捎午再回去呗。”

  “不吃了,我怕赶不上。”

  “行,你先回去,我们吃完捎午就过去。”

  目送走柱子,潘二又说起正事:“四哥,我打听过,翻秦岭走陕西去京城,这一路不好走,我们行李又多,想想还是走水路好。”

  “我也是这么想的。”韩秀峰下意识看了看东厢房,摸着下巴道:“要不这样,吃完捎午我和琴儿回柱子家,你先去神仙坊送银票,然后再跑一趟朝天门码头,去找姜六,请他帮我们雇条快船,把我们送到宜昌。他跟那些个船家熟,也晓得哪些船工靠谱,比我们自给儿去好谈。”

  “好的,我吃完捎午就去。”潘二一口应承下来,想想又不解地问:“四哥,为啥只到宜昌,直接让船家把我们送到京城多好?”

  一听就晓得他没出过远门,韩秀峰剥着花生解释道:“我们这边全是川船,那些船家无论送人还是运货往东只到宜昌,再往东他们就不愿意走了。一是不晓得水情,二来再往东回头时载不到人也拉不到货。不光我们,就滇铜运到宜昌一样得换船。”

  …

第六十六章 倒霉的茶帮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
speedTimer.push(new Date().get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