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八章 可怜天下父母心

  韩秀峰陪街坊邻居们吃完酒,同琴儿一起给街坊邻居发完喜糖,安顿好从走马老家来的大哥,就带着琴儿和幺妹儿回新家。

  回来的这一路上,琴儿闷闷不乐。

  韩秀峰晓得她为啥不高兴,当着幺妹儿面又不好解释,只能先去厨房帮她们烧水,直到幺妹儿洗好在西厢房睡下了才回东厢房。

  “琴儿,琴儿,我见你晚上又没吃几口,肚子饿不饿,饿了我去给你做点。”

  “不饿。”

  “不吃东西咋会不饿,你又不是神仙。”韩秀峰轻轻推推她。

  “别碰我!”琴儿不但往床里面挪了挪,还用被子蒙住头。

  韩秀峰没办法,只能低声道:“琴儿,我晓得柱子娘这事做的不好,让你生气了,但真不是你想的那样。”

  琴儿憋了一晚上,再也忍不住不住了,掀开被子坐起来问:“你们韩家人是不是觉得我段琴儿是个水性杨花的女子,你一走我就会不守妇道,会在家偷人?”

  “你咋会这么想?”

  “不是我咋会这么想,是你们韩家人就这么想的!说啥子我一个人在家是非多,这是啥意思,不就是担心我不守妇道,不就是担心我会背着你偷人么!不然柱子他娘能说这话,能让幺妹儿搬过来跟我住?”

  韩秀峰苦着脸道:“你听我解释,她真不是这么想的。”

  琴儿越想越委屈,泪流满面地说:“行,你解释,我倒要听听你能解释出个啥!”

  “其实这事跟你没啥关系,跟我也没啥关系,全是她自给儿家的事。”韩秀峰拉着琴儿的手,一脸无奈地解释道:“你是晓得的,我做主把幺妹儿许给她家柱子。这门亲事没啥不好,柱子打小就喜欢幺妹儿,能看得出来幺妹儿也愿意。”

  “这又关我啥事?”琴儿梨花带雨地问。

  “听我说完么,”韩秀峰一边帮她擦泪,一边道:“我叔生前借过潘二家两千两银子,这笔债我婶娘和幺妹儿砸锅卖铁也还不上。我答应帮着还,但到底能不能在五年内还上连我自给儿也不晓得。真要是还不上,潘二他爹说不定真会拿幺妹儿抵债,幺妹儿要是被卖进青楼,或被卖到大户人家做丫鬟,柱子到时候咋娶?”

  琴儿反应过来,下意识问:“所以柱子娘就拿我们成亲做由头,把幺妹儿从乡下带到城里来?”

  韩秀峰苦笑道:“差不多。”

  “她带就带呗,让幺妹儿住她家不就成了。要是还不放心,干脆生米煮成熟饭,让幺妹儿帮柱子生几娃!干嘛扯上我,还说啥子我一个人在家是非多!”

  “你以为她不想?”韩秀峰摸了把脸,轻叹道:“可怜天下父母心,柱子娘是既想把生米煮成熟饭,又想顾及幺妹儿的名节。她们家几代仵作,柱子想娶个婆娘不容易,幺妹儿嫁给柱子,就跟你嫁给我一样委屈,甚至比你嫁给我更委屈,所以柱子娘不想幺妹儿将来抬不起头,不想幺妹儿将来走哪儿都被指指点点。”

  琴儿不解地问:“让幺妹儿住我们这儿就不会?”

  “让幺妹儿先住我们这儿,总比一来就住她家强。毕竟我家幺妹儿又不是她家的童养媳,而且幺妹儿正在为我叔守孝,就这么住她家,这瓜田李下的,肯定会有闲话。”

  “可总这么下去也不是事!”

  “我问过我大哥,大哥说让幺妹儿来是柱子娘的意思,也是我婶娘的意思。这个决心不好下,来前柱子娘和我婶娘商议了一夜,她俩想着你爹在府衙当差,让幺妹儿来投奔我们,让幺妹儿来给你作伴儿,就等于让幺妹儿躲在你家。就算我将来还不上我叔欠的债,有你爹在,潘二他爹也不敢追城里来为难幺妹儿。”

  琴儿这才晓得柱子娘和幺妹儿她娘的良苦用心,靠在韩秀峰怀里喃喃地说:“四哥,原来幺妹儿的命这么苦。她娘也不容易,你叔尸骨未寒,她就要让幺妹儿背井离乡,而她自给儿要一个人在老家过,孤苦伶仃的,想想就可怜。”

  “要是让幺妹儿留在走马,我婶娘的日子更不好过,肯定会整天提心吊胆。”

  “这倒是。”

  “我叔生前对我那么好,幺妹儿说是我的堂妹,其实跟亲妹差不多,所以这既是柱子家的事也是我的事。”韩秀峰越说越歉疚,紧搂的琴儿泪流满面。

  琴儿岂能不晓得他在想啥,连忙道:“四哥,幺妹儿是你妹也是我妹,我这个做嫂子的咋也不能眼睁睁看着她被人给卖了。刚才生气是不晓得内情,现在晓得了也就没事了。就让幺妹儿住这儿,你走后我也不回娘家,我们姑嫂一起过。”

  “对不起,让你受这么大委屈。”韩秀峰哽咽地说。

  “不委屈,”琴儿一边帮他擦着泪,一边却流着泪说:“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我现在是韩家人,韩家有事咋能不管。只要你在外面别忘了我,不管遇到啥事想着这还有个家,我还在家里等着你……”

  说到这里,琴儿再也说不下去了,扑在他怀里嚎啕大哭。

  韩秀峰心如刀绞,真不想去京城,可又不能不去,只能流着泪好生安慰。

  ………

  神仙坊,任家书房。

  刚同几个好友在怡红院喝完花酒,喝醉醺醺被人给扶回来的任禾,看着书桌上的银票呵欠连天地问:“二弟,这银票哪来的?”

  任怨把刚泡好的浓茶轻轻放到他面前,低声道:“大哥,这银票是韩四差人送来的,还让送银票的人给你捎了几句话。”

  “捎啥话?”

  “他说他跟你连泛泛之交也算不上,不敢受此厚礼。他说大家都是巴县人,你当年中举他与有荣焉,祝你此次进京一帆风顺,祝你马到功成,金榜题名。”

  听到韩四,任禾的酒醒了一半,端起茶将信将疑地问:“他真是这么说的?”

  “送银票来的人是这么说的,应该不会有假。”任怨犹豫了一下,鼓起勇气道:“大哥,我们这个家现而今靠你,今后更得靠你!不就是一个女子么,等你中了进士、拉上翰林,要啥样的女子没有?”

  “长出息了,教训起我!”

  “大哥,借我十个胆也不敢教训你,我是给你提个醒,好男儿志在四方,你一个堂堂的孝廉不能因为一个女子失魂落魄,传出去会被人家笑话的!”

  弟弟的话如当头棒喝,任禾紧盯着桌上的银票看了良久,抬头道:“二弟,你说得对,大哥这两天……这两天是有些失态。我任禾饱读圣贤书,岂能因为一个女子乱了方寸!”

  “大哥,我不是有意的,我是……”

  “我晓得,我晓得你是为我好。”任禾拿起银票,冷冷地说:“天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想我任禾筋骨劳过了,体肤也饿过,唯独心志没苦过,这两天的事于我未尝不是一个磨炼。”

  任怨也念过几年书,岂能听不出任禾的言外之意,不禁笑道:“大哥,你能这么想就对了。”

  任禾点点头,又沉吟道:“这韩四还真有点意思,二弟,帮大哥个忙。”

  “啥忙?”

  “明天一早帮我把这银票送回去,告诉他,我任禾一言九鼎,送出去的东西概不收回!”

  任禾之前因为一个女人失魂落魄,不但跑到韩家当面羞辱韩四,回来之后还去青楼买醉,任怨这两天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见意气风发的大哥又回来了,他终于松下口气,急忙道:“对,应该送回去,二十两银子对我们任家不算啥,但这脸面我们任家不能丢,更不能丢给他那个用银子捐的九品芝麻官!”

第六十八章 可怜天下父母心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
speedTimer.push(new Date().get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