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五章 “暗度陈仓”

  船家姓秦,家里排行老五,码头上的人全喊他五哥。

  这条船是他自个儿的,自然不会用外人,他婆娘上岸买菜回来了,正蹲在船头摘洗,为捎午做准备。他儿子和侄子一个在船头帮着摘菜,一个在船尾发呆。

  人们常说最苦莫过于行船打铁卖豆腐,其实行船不仅比打铁卖豆腐苦而且很危险,韩秀峰跟他不熟,只晓得他家世代跑船,他爹和他几个哥哥全死在江上。

  正准备跟秦五搭讪,刚哭完的潘二等得些不耐烦,忍不住问:“四哥,咋还不走?”

  “等前头那几条船装货。”

  “这船是我们雇的,钱都给了一半,我们想啥时候走就啥时候走,为啥等前头那几条船?”

  “我们船小,雇纤夫不划算,跟前头那几条船一道走,到险滩就能一起雇纤夫。”

  “我们是往东走,顺风顺水,雇纤夫做啥子。”韩秀峰像看白痴似的看着他,潘二被看得有些不自在,禁不住问:“难道我说错了?”

  大头一直在码头上讨生活,晓得一些江上的事,不等韩秀峰开口就嘀咕道:“你是瓜娃子,连这都不晓得!”

  “你晓得?”

  “我又不是瓜娃子,我肯定晓得。”

  “晓得你说。”

  “顺风顺水自然好,可水要是太顺太急就不好了,要是风大水急就会把船冲下去,冲上险滩,冲到石头上,能把船冲翻撞碎。”

  潘二反应过来,喃喃地说:“所以经过风大水急的险滩,要雇纤夫用绳子带着船,把船慢慢放下去。”

  “就是这个理儿。”

  潘二想想又问道:“四哥,这要等那也要等,等来等去,我们要几天才能到宜昌?”

  韩秀峰沉吟道:“我们走的是正东水路,从这儿到涪州(今重庆市涪陵区)一至二程,计三百四十里;涪州至忠州(今重庆市忠县)也是一至二程,计三百五十里;忠州至万州(今重庆市万州区)一至二程,计二百六十里;万州至夔州(今重庆市奉节县)一至二程,计三百里;夔州至归州(今湖北省秭归县)三程,计三百三十里;归州至峡州(今湖北省宜昌市)三程,计一百九十里。”

  潘二暗暗算了算,抬头道:“一千七百多里,宜昌原来这么远。”

  “你才晓得。”

  “我不是没出过远门么,”潘二想想又问道:“四哥,一程二程啥意思?”

  “就是一天的行程,川江风大水疾,只能天亮出发,天黑靠岸,夜里是不能行船的。要是天气好,从这儿到涪州只需两天,从涪州至忠州也只要两天。总之,要是天公作美,一帆风顺,走十四五天就能到宜昌。”

  “归州到峡州不是只有一百九十里吗,咋要走三天?”

  “三峡天险,一天能走六七十里不错了。”韩秀峰摸了摸下巴,又回头道:“如果水涨封峡不能行船,我们真的要走,全得上岸,还的雇两个脚夫帮着挑行李。”

  潘二惊问道:“这么说船家只把我们送到三峡,不到宜昌!”

  “我是说如果,真要是水涨封峡,船家就算愿意送你也不敢再坐,”韩秀峰掀开帘子朝外面看了看,接着道:“五哥天天在江上讨生活,上头的船和下头的船家没他不认得的,真要是非得上岸,他会让他儿子陪我们走一段,直到帮我们找到船再回返。”

  “我以为只要换一次船就能一直坐到京城呢。”

  “想得美。”韩秀峰轻叹口气,无奈地说:“我打听过,从宜昌到扬州这一段水路好走,从扬州到京城却又不好走了,京杭运河有多处河段不通,要上岸雇车,等到了水路好走的地方再换船。”

  潘二没想到坐船也这么麻烦,自言自语地说:“这么难走,这一路上我们人生地不熟的吃啥喝啥!”

  “走水路有水驿,走旱路有驿站驿铺,”韩秀峰顿了顿,如数家珍地说:“其它地方我不晓得,从巴县到宜昌这一段我是晓得的,这一路上有唐家沱、铜锣峡、木洞、长寿龙溪、石门、蔺市、涪陵、周溪、巴阳、五峰、南沱、安坪、永宁、龙塘、马口和高唐等水驿,五哥天天在江上讨生活,对这一段的水路更熟,会帮我们算好在哪儿歇的。”

  想到有驿站就有关卡,有关卡就会被那些个衙役盘剥,潘二低声问:“四哥,我们晚上不一定非去驿站歇。他婆娘买那么多菜,这儿有这么多米,在哪儿做不是做,在哪儿吃不是吃,随便找个地方靠岸不就行了,大不了我们在舱里挤挤。”

  “随便在哪儿靠岸?”

  “嗯。”

  “潘兄,你以为所有地方都跟走马老家那么太平!”

  “这一路不太平?”

  韩秀峰点点头,很认真很严肃地说:“川江两岸不晓得有多少土人,他们连官兵都不怕,杀人越货更不在话下。城里死个人衙门会管,在穷山僻壤死了那就是白死,衙门才不会管呢,想管也管不了。”

  “四哥,别怕,这不是有我么。”大头下意识拿起他的扁担。

  “有你?”他不说话还好,一说话韩秀峰就是一肚子气,忍不住戳着他额头道:“要不是你,我能急着走!土人我倒不怕,船上江上,他们在岸上,只要不随便靠岸,他们拿我们没辙。吴家兄弟就不一样了,他们是铁了心要你命,既然铁了心要你命就不会留下活口,要是被他们盯上,连我和潘兄都得给你龟儿子陪葬。”

  潘二也忍不住骂道:“葬个锤子,是尸骨无存!”

  “他们敢!”

  “他们咋就不敢了,”韩秀峰狠瞪了他一眼,忧心忡忡地说:“谋事在人成事在天,现在就看能不能骗过他们。只要能骗过两天,他们想追也追不上。”

  “应该能骗过,”潘二掀开帘子往岸上偷看了一眼,说道:“他们一定以为我们跟嫂子一道去江北走亲戚了,肯定想不到我们没上刚才那条船。”

  韩秀峰沉吟道:“想不到不等于看不到,要是江北也有他们的眼线就麻烦了。”

第七十五章 “暗度陈仓”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
speedTimer.push(new Date().get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