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十章 “结义兄弟”

  韩秀峰心想“好男不当兵、好铁不打钉”,路是你自个儿选的,现而今不受待见有啥好抱怨的。正不晓得咋往下接,杜千总好奇地问:“韩老弟,既然你也是去京城,咋不坐船,咋骑马过来的?”

  “本来是坐船的,结果在龙溪驿遇上了铜天王……”这没啥好隐瞒的,韩秀峰苦笑着把事情的来龙去脉一一道来。

  杜千总惊叹道:“韩老弟,你连铜天王的屁股也敢摸,佩服佩服!”

  “年轻气盛,不晓得天高地厚,让三哥见笑了。”

  “这可不是不晓得天高地厚,这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韩老弟,我最佩服你这样的人,我们真是一见如故。”

  “小弟见着三哥亦有同感。”

  “真的?”杜千总急切地问。

  “这还能骗三哥?”韩秀峰笑道。

  杜千总乐了,竟猛拍了下大腿:“韩老弟,既然你我如此投机,接下来又要一起去京城,不如结个异姓兄弟。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咋样?”

  韩秀峰暗想天下并不太平,“京报”上说两广有暴民攻城略地犯上作乱,并有愈演愈烈之势,你要是被兵部外放到两广去平乱,搞不好真会马革裹尸,脑壳不好使才愿意跟你同年同月同日死呢。

  杜千总追问道:“韩老弟,你是不是瞧不起哥哥?”

  韩秀峰缓过神,连忙道:“三哥,我咋会瞧不起你!”

  “行,那我们择日不如撞日,这里正好有酒,我们就在这儿结义!”

  ……

  杜三正为去京城的盘缠不够发愁,岂能错过这个“吃大户”的机会,说在嘴上就拿在手上,摸出几十个铜板让潘二去买结拜所需的香烛黄纸。潘二不明所以,只晓得杜三是个举人老爷,觉得韩四跟举人老爷结拜吃不了亏,竟跑得屁颠屁颠。

  韩秀峰没办法,只能由着杜三把生米煮成了熟饭,稀里糊涂跟他结成了异姓兄弟,而四人之间的称呼也随之发生了变化。

  杜三一口一个“二弟”,韩秀峰只能称呼他“大哥”。当着杜三面,潘二不敢再跟韩秀峰称兄道弟,不光他自个儿改口,还让大头跟他一起喊韩秀峰“少爷”。而石门驿的驿书不敢怠慢府衙兵房经承乘龙快婿的干哥哥,连忙让驿丁帮杜三换房,换好房又送来一桌酒菜。

  计谋得逞,杜三乐得心花怒放,俨然一副大哥的做派,坐在上首喝得醉醺醺地问:“二弟,这么说你雇的船最迟明天便能到?”

  “要是姓周的运官不为难船家,那明天下午应该能到。”

  “既然你雇了船,那我就不用再让驿站找船了,一起走,相互有个照应。我们兄弟一文一武,相得益彰!”

  已经被他给赖上了,韩秀峰能说啥,只能笑道:“这是自然。”

  “好,就这么定,我们两兄弟也约个帮,”杜三打了个酒嗝,又回头看着蹲在墙角里的大头问:“二弟,你这个家人从哪找的,一看就晓得有一身蛮力。”

  韩秀峰笑道:“大哥,这位不只是我的家人,也是跟我打小耍到大的兄弟。”

  “哎呦,你咋不早说,要是早说就一起结拜了!”

  “大哥,你举人老爷,是从六品的千总,我这兄弟之前只是个在码头卖苦力的脚夫,一起结拜不合适。”

  “有啥不合适的,关起门来做兄弟不就成了。”杜三越看大头越心喜,竟跑过来把大头拉过来,亲热的不能再亲热地问:“小兄弟贵姓?”

  大头从来没见过这么大官,傻傻地看着杜三不敢吱声。

  韩秀峰一边示意他回去,一边笑道:“大哥,我这兄弟胆小,你就别为难他了。”

  杜三急切地说:“二弟,你的兄弟就是我兄弟,我不能连兄弟姓啥叫啥也不晓得。”

  “我这个兄弟姓袁,诨名大头,你喊他大头便是。”

  “大头,这名字倒也贴切。”

  潘二听得心痒痒,禁不住抱拳道:“杜老爷,小的姓潘,名长生,在家排行老二,跟我家少爷是同乡。”

  “哦,晓得了。”杜三对潘二不感兴趣,敷衍般地点点头,又坐下笑道:“二弟,现而今我们是结义兄弟,我这个做哥哥有句话不晓得当讲不当讲。”

  “大哥但说无妨。”

  “大头是你兄弟,你这个做哥哥的就要为兄弟着想。你看看他,身材魁梧、孔武有力,就这么给你做长随太委屈。现而今天下又不太平,正是好男儿建功立业、封妻荫子的时候。等到了京城,干脆让他跟我,我一定跟对待亲兄弟一样待他。”

  韩秀峰早料到他会这么说,笑道:“大哥愿提携大头,是大头八辈子修来福分,我呢也打心眼里替大头高兴。”

  “这么说你答应了?”杜三欣喜若狂。

  “大头是跟我打小耍到大的,我咋会误他的前程,不过我答应没用,在外人跟前他是我的家人,但事实上他是我兄弟,我不能强人所难,愿不愿意跟三哥你去当兵,得他自个儿拿主意。”

  “这倒是,”杜三笑了笑,端着酒碗走到大头面前:“大头兄弟,刚才你也听见了。不是哥哥吹牛,你要是跟哥哥去从军,保你三五年内做上官,混个额外外委不在话下。”

  “额外外委是做啥的?”大头傻傻地问。

  杜三眉飞色舞地说:“额外外委是武官,从九品的朝廷命官!”

  韩秀峰暗想杜三吹牛还是打过草稿的,没敢信口雌黄,因为额外外委本就是从普通兵丁中酌量提拔的官,给予从九品顶戴,但仍食当兵的粮饷。只有等外委把总有缺空出,才有机会被拣拔为外委把总,而外委把总跟经制内的把总又差一大截。

  大头不晓得这些,也不认为他自个儿是个做官的料,不禁朝韩秀峰看去。

  “咳咳,”韩秀峰干咳了两声,似笑非笑地问:“大头,荒货街的钱瘸子你还记得不?”

  “记得,好像早死了!”大头脱口而出道。

  “嗯,是死了好几年,不过他没死前就是额外外委。”

  大头对钱瘸子印象深刻,想到钱瘸子真是穷死饿死的,立马起身道:“少爷,我不去当兵,我哪儿也不去,我就跟着你。来前八爷和六哥交代过,你去哪儿我去哪儿,你让做啥我就做啥。”

  不等韩秀峰开口,杜三就蛊惑道:“大头,我不是让你去当兵,我是让你去做额外外委,是让你去做官!”

  “额外外委算锤子官,你别哄我,我又不是瓜娃子。”

第八十章 “结义兄弟”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
speedTimer.push(new Date().get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