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十一章 谁占谁的便宜

  大头打死也不愿意去当兵,对做额外外委这个从九品的武官同样不感兴趣,杜三碰了一鼻子灰,只能悻悻地回到桌边喊韩秀峰喝酒。

  本以为他很能喝,结果喝着喝着竟喝得烂醉如泥,吐得到处都是。而酒量是练出来的,一看就晓得他穷得很久没放开肚子吃过肉喝过酒。

  潘二终于看清了这个武举人老爷的真面目,也终于晓得武官到底有多贱,把房里打扫干净就跟韩秀峰一起去江边透气,边走边嘀咕道:“四哥,我开始真当他是个人物,结果啥也不是。还想骗大头去当兵,这分明是贪生怕死,摆明了想让大头去帮他挡刀挡箭。”

  韩秀峰笑道:“不管咋说他也是个千总,跟我们还是同乡,这些话在外面说说也就罢了,回去之后别再说。”

  “晓得,我不会乱嚼舌头的。”潘二点点头,想想又苦着脸道:“四哥,他龟儿子这是赖上我们了。要不你去跟驿书说说,明天想个法子缠住他,船一到我们就走,不等他,不让他占我们的便宜。”

  韩秀峰一直在想这件事,沉吟道:“出门在外,首重乡谊。不让他上我们的船容易,但这么做不厚道。况且等到了京城,他肯定也会住重庆会馆,到时候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会有多尴尬。”

  “可我们也不宽裕!”

  “谁占谁便宜不一定呢,”韩秀峰摸摸嘴角,禁不住笑道:“潘兄,你早上不是羡慕他有兵部的勘合么,带上他就等于我们也有了勘合。过榷关不用交税,住驿站不用花钱,而我们只要管他一张嘴,算算还是我们赚了。”

  “他能同意?”

  “我都跟他结拜了,我跟他现在是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的异姓兄弟,不同意不是打他自个儿脸吗?再说这又不用他多花一文钱,只要过榷关、住驿站时跟人家说一声我们是他的家人。”

  “也是,就这么办,不过等到我们自个儿花钱的时候可不能像这么大鱼大肉。”

  “这是自然,我们自个儿都舍不得乱花钱。”

  确认不会被杜三占便宜,潘二终于松下口气,想想又好奇地问:“四哥,刚才听他说啥子门千总、卫千总、外委千总,这千总难不成有好几种?”

  “是啊。”韩秀峰找了块干净的石头坐下,揉着腿解释道:“京城内九门、外七门,每门设千总把守,所以那些千总就叫门千总;漕运总督辖下各卫和守御所分设千总,统率漕运,领运漕粮,那些个千总就叫卫千总、守御所千总。”

  “杜三呢,杜三是啥千总?”

  “他现在这个从六品的千总只是个虚衔,当兵的还有粮饷,他连粮饷都没有。不过他已经随营差操三年,又有镇台的保举,这个缺应该不难补。”

  潘二追问道:“不用给兵部的那些官老爷塞银子?”

  韩秀峰笑道:“如果只是想补个缺,像他这样的武举还真不用花银子。不过缺有很多种,有肥缺、有苦缺,有沿边缺、有内地缺……真要是一毛不拔,兵部的那些个堂官就算不把他外放去两广平乱,也会把他外放到苦寒之地戎边。”

  “他鬼精鬼精的,应该早有准备,身上肯定有银子!”

  “这倒不见得。”

  “咋不见得?”潘二不解地问。

  韩秀峰轻叹口气,抬头道:“大清是满人的天下,绿营跟八旗没法儿比。比如从一品的绿营提督,岁俸只有八十一两,而同为从一品的八旗将军、都统则为一百八十两!普通兵丁的差距更大,八旗兵丁的月饷要比绿营高出三分之一,月米多出三倍有余。并且八旗兵还有计丁授田和兵丁名粮等入项,而绿营兵丁只有月饷月米。”

  潘二沉吟道:“他只是个挂名的千总,就算想捞也捞不着银子?”

  “别说他这个挂名的千总,就算那些个在任上的千总也没啥油水,只能吃空饷喝兵血。可一营拢共就五百个兵丁,既要孝敬上头的那些个参将、游击、都司、守备,手下又不能连一个兵也没有,所以空饷也吃不了多少。”

  韩秀峰顿了顿,接着道:“他们又不敢祸害地方,要是敢在外面胡作非为,别说千总、守备、都司、游击,就算是参将、总兵,督抚都照样不会给他们面子,给他们来个革职待参都是轻的。”

  “这官做的也太憋屈了!”

  “所以说文贵武贱么。”

  ………

  与此同时,夜里没打探到啥,上午一样没打探到啥,直到刚才花了几百文钱买通龙溪驿的一个驿卒,才搞清昨夜到底发生啥事的刘三,正苦着脸跟周知县禀报。

  “他做贼心虚,怕被我们认出来,不敢上岸,在船上一直躲到夜里才让船家给长寿县太爷的长随和驿书送信。他老丈人好像在府衙当差,所以杨长随和驿书都帮着他,找了几身衙役的衣裳,给他换上,然后趁乱让他上了岸。”

  一想到巴县的事周知县就是一肚子火,咬牙切齿地问:“他人呢,还在不在岸上?”

  “不在,他晓得老爷您在这儿,哪敢停留,一上岸就连夜走了。”刘三偷看了一眼站在角落里的周二爷,小心翼翼地说:“长寿县太爷的长随还拨了一匹马,差了四个青壮一路护送,我估摸着他们这会儿已经到了石门驿。”

  “人走了船呢?”

  “船也走了,一大早走的。”刘三深吸口气,忐忑地说:“丁二见船上没啥值钱的东西,那个船家看上去又挺老实的,要了两百文钱就让船走了。”

  死对头居然就这么眼皮底下溜了,周知县越想越憋屈,指着他的长随刘三问:“昨儿下午他们靠岸时,你们咋不上船瞧瞧?”

  “老爷,他的船天擦黑才到的,我们又不晓得他在船上……”

  “算了,这也不能全怪你们。”周知县沉思了片刻,突然转身走到桌前,拿起笔一边写公文一边冷冷地说:“二弟,他虽从我们眼皮底下跑了但也跑不远,你赶紧找条船去追,多带几个人,再带上几百斤铜,给他来个人赃俱获!”

  周二在巴县吃了大亏,比他大哥更恨韩秀峰,只是在巴县把事情办砸了,一直不敢开口,见他大哥发了话要收拾韩秀峰,激动地说:“大哥,这包我身上,只要他走水路,一定能追上!”

  周知县放下笔,在刚写好的海捕文书加盖上大印,随即抬头道:“一定要活的,只有活的才能管他老丈人要钱。他胆大包天竟敢坏我的事,看我怎样给他来个以其人之道还其人之身!”

第八十一章 谁占谁的便宜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
speedTimer.push(new Date().get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