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十三章 知己知彼

  出门在外,韩秀峰不想横生事端,从潘二手里接过早上写的家信,跑到楼下交给驿站的书吏,又感谢了一番,便带着众人去码头。

  杜三唯恐天下不乱,边跟着走边振振有词地说:“二弟,我晓得你不想惹麻烦,可现在是你不找麻烦,麻烦会来找你!要是那运官铁了心要报复,那他们一定能追上,而且川江就这么宽,想躲也躲不掉。”

  “大哥,我刚才说的那些只是猜测。”

  “不怕一万就万一,万一被他打探到咋办?”杜三一把拉住他,急切地说:“我们肯定是要去京城的,就算想走旱路也得先坐船到汉阳,而从这儿到汉阳最快也要十来天!”

  潘二最怕落在姓周的知县手里,也苦着脸道:“少爷,要是他们一早就打探到前天夜里躲在船上的是我们,要是一打探到就差人来追,那追兵离我们就不远了。我们现在是可以先走,但天黑了咋办?”

  韩秀峰担心的也是这个,转身问:“五哥,夜里能不能行船?”

  秦五苦着脸道:“韩老爷,夜里咋能行船!”

  “少爷,五哥不敢不等于他们不敢!”潘二回头看看江面,愁眉苦脸地说:“我们在巴县真是把他往死里得罪的,他们要是晓得一定会不要命地往这儿追。万一被他们追上,我们不死也得脱层皮。”

  “我们不走总可以吧,”韩秀峰咬咬牙,冷冷地说:“反正我们是去补缺的,早一天晚一天没啥关系。让五哥先回去,我们找个地方躲起来,看谁耗得过谁!”

  杜三嘀咕道:“二弟,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大哥,你这话啥意思?”

  “你吃捎午时也说过,有钱能使鬼推磨,那个姓周的龟儿子只要舍得花钱,一定能打听到我们躲在哪儿。”

  “我们多买点干粮,往山里一钻,他又不是神仙,他晓得我们躲在哪儿?”

  “可躲得了一时躲不了一世,”杜三把行李递给大头,扶着刀柄道:“你想想,他要是铁了心栽赃陷害,根本用不着人赃俱获,只要把铜找个地方一扔,就可以诬陷是你偷的。他甚至不用差人再追,只要给沿路衙门送份海捕文书,到时候你躲得越隐秘,躲的时间越长,就越说不清。”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

  韩秀峰猛然意识到躲不是个办法,真要是躲,就等于坐实了偷盗官铜的罪名。

  潘二越想越害怕,忍不住催道:“少爷,快拿个主意吧。”

  韩秀峰微皱着眉头,喃喃地说:“既然躲不是个办法,走又不一定能走掉,那只能再跟他过一次招。”

  “这就对了,这才是我的二弟!”杜三乐了,拍着他肩膀笑道:“从现在开始,我听你差遣,赶紧想个办法,让云南的那些个龟儿子偷鸡不着蚀把米。”

  “办法一时半会儿没有,不过有件事要先搞清楚。”

  “啥事?”

  “要搞清姓周的龟儿子到底有没有发现前天夜里躲在船上的是我,要搞清他到底有没有差人来追!”

  “这消息咋打探?”杜三苦着脸问。

  “好打探,”韩秀峰深吸口气,回头看着驿站道:“我去找驿书,请他拨一匹马,找两个熟悉这一带的驿卒,再准备好走夜路的干粮、火把在镇外守着。我们呢再留一个人在码头,姓周的运官真要是派了追兵,那追兵追到这儿一定会上岸打探我们的行踪,而留在码头上的人也就能发现他们的行踪。”

  杜三脱口而出道:“然后走陆路去蔺市驿去跟你会齐?”

  韩秀峰点点头:“嗯,知己知彼才能百战不殆。”

  杜三又问道:“让谁留这儿?”

  “得留个面生的,所以我们三个肯定不行。”

  “我倒是想留这儿,可就这么让你先走我不放心,万一他们不上岸打探,或者一打探到你的行踪就又去追,到时候赶走我前头追上你咋办?有我在,他们不一定敢造次,我要是不在,天晓得他们会咋对付你!”杜三可不想被刚赖上的大户扔下,想了想不禁笑道:“二弟,我看那驿书摆明了想巴结你,这事交给他去办不就成了。”

  韩秀峰真不想把身家性命交给一个不知根不知底的驿站书吏,可是事到如今又没更好的办法,只能硬着头皮道:“只能这样了,你们先上船,我去跟他们说。”

  “我跟你一起去,他要是敢耍滑头,看老子回头咋收拾他!”

  ……

  事实证明,府衙兵房经承的面子不是一两点大。

  韩秀峰一说跟铜天王的“恩怨”和接下来的打算,石门驿书吏就拍着胸脯保证会差专人留意铜天王的动向,要是铜天王真派了追兵,他一定会让人快马加鞭去蔺市驿报信。

  交代好一切,二人一口气跑回码头。

  二人一上船,秦五就招呼他儿子和侄子撑船。

  江流很急,船行的很快,韩秀峰掀开帘子看看后头的江面,没发现什么异常,禁不住苦笑道:“或许压根儿没追兵,可能是我做贼心虚,疑神疑鬼了。”

  “诸葛一生唯谨慎,疑神疑鬼不是啥坏事。”杜三解下刀往边上一扔,舒舒服服地半靠在舱壁上,好奇地看着舱里的一堆行李说:“二弟,这些全是你的东西?”

  “是啊,全是我们的。”韩秀峰这才发现刚结拜的这位义兄根本不像出远门的,居然只带了一个包袱和一把刀。

  杜三也意识到他的行头有些少,带着几分尴尬地笑道:“我跟你不一样,我是粗人,就一身官服和一身换洗衣裳。”

  “鞋呢?”潘二忍不住问。

  “就脚上这双,”杜三挠挠头,一脸不好意思地笑道:“带太多行李麻烦,身上带点钱就行了,衣裳和鞋穿破了大可以去买。”

  韩秀峰笑道:“是啊,出门在外,只要有钱就行。”

  “二弟,你这左一个包右一个包的,都装了些啥呀?”

  “大哥,我跟你没法比,我家境贫寒,没多少银钱,只好把能带的全带上。这个大包里装的是寒冬腊月穿的衣裳,这几个包是被褥,这里是蚊帐,这个包里是汗衫、手巾、袜子,这边是春秋二季的换洗衣裳。但不是我一个人的,我们三个全带了。”

第八十三章 知己知彼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
speedTimer.push(new Date().get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