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十五章 果然追来了

  蔺市在川江南岸,位于川江与梨香溪交汇,四面环山三面绕水,因有蔺氏大姓得名蔺市。又因水上交通便捷,物资运输舟楫之便,据说早在宋朝就商贩云集,逐渐繁荣形成草市(集市)。

  韩秀峰等人大半夜才到的,下街的山门紧闭。喊了半天,睡得迷迷糊糊的驿丁才从碉楼里探出头问来者何人。

  之所以天一黑就关山门,就是为了防火防盗防啯噜(土匪)。

  不光这里,走马岗同样如此。

  韩秀峰晓得他不会轻易开门,也就没叫他开门,而是把老丈人的书信递上去,又扔了十几个铜板,请他赶紧把信送到驿站。就这么在码头边等了两炷香的功夫,驿站书吏终于到了,一来就让守夜的驿丁和更夫开门。

  跟着他们来驿站安顿下来,一个个困的眼睛都快睁不开,洗都顾不上洗便上床睡觉,一觉睡到大天亮。府衙兵房经承的乘龙快婿不能得罪,驿书早准备好了早饭,有嘟嘟卷、有油醪糟,还有担担面。

  杜三是个坐不住的性子,一吃完就拉着韩秀峰上街转悠。

  夜里啥也看不清,直到此刻韩秀峰才发现这里比走马岗更大更繁荣,整个蔺市沿山势而建,分下、中、上三街,下街就在江边,有碉楼、码头、有客栈货栈。中街最为繁荣,有客栈、茶馆、酒楼、药房和卖南北货的各类商铺,有文庙、王爷庙、南华宫、万寿宫、禹王宫,甚至有一个书院。也正因为文风昌盛,商贸繁盛,被朝廷命名为君子镇!

  穿樑翘斗,各式窗棂,平房、两层木楼、三层木楼,错落有致,令人目不接遐。最让人称奇的是镇里的那些石桥,竟雕有龙、鳌、蟾蜍、石狮、石人,尤其其中一座石桥上的石龙最为精致,一雄一雌,昂首翘尾,口含宝珠,均采用多层镂空透雕,使之须甲活现,栩栩如生。

  街上人头攒动,热闹非凡。

  韩秀峰不由想起走马老家,正魂不守舍,潘二带着两个汉子匆匆跑了过来。

  “少爷,被你料中了,周知县果然打探到我们的行踪,果然派了追兵!此地不能久留,我们赶紧走吧!”

  杜三不认为追兵敢大半夜行船,回头道:“急啥子,有话慢慢说。”

  潘二急切地说:“杜老爷,他们两个是从石门驿来报信的,担心赶不上,先走了半天水路,天黑了又上岸走了一夜山路。”

  韩秀峰缓过神,边带着众人往码头走边问道:“两位大哥,追兵啥时候到石门驿的?”

  高高瘦瘦的石门驿丁连忙道:“禀韩老爷,昨儿下午来了两条船,从船上上来几个云南的官差,带着海捕文书找到驿站,打探您的行踪。李书承见他们真是冲着韩老爷您来的,担心赶不上,急忙让我们先坐船往这儿赶,等天黑了不能再行船再走旱路,好在紧赶慢赶总算赶上了。”

  “他们一共多少人?”

  “我们没敢上他们的船,但从岸上看两条船上有二三十个人。”

  “晓得领头的是谁吗?”

  “领头的是个班头,不过那班头好像听一个叫周二爷的。”

  “又是他,”韩秀峰忍不住笑了,想想又问道:“他们有没有打探到我们的行踪?”

  驿丁苦着脸道:“韩老爷,我们自然不会也不敢泄露您的行踪,可我们石门那么多人,码头上还有好多外地的船工、纤夫,他们有没有乱嚼舌头我真不敢打保票。”

  韩秀峰追问道:“这位大哥,你刚才说云南的官差是昨儿下午追到石门驿的,下午时间长呢,他们到底是啥时候到的?”

  “太阳偏西时到的,但他们到时太阳还没落山。”

  “这么说他们是未时三刻到的。”

  “差不多。”

  “后来呢?”韩秀峰又问道。

  驿丁紧张地说:“他们在驿里没打探到啥,就回码头打探了。我们赶着给您报信,没敢再等,他们一回码头我们就上了船,就风风火火往这儿赶。”

  杜三紧盯着他问:“不晓得他们是住在你们石门驿,还是一打探完就往这儿追?”

  “嗯,我们又不是神仙,哪晓得后来的事。”

  “这位大哥,这不怨你们,走了一夜山路来送信,你们已经帮了我大忙了。”韩秀峰停住脚步,伸手从潘二的褡裢里摸出一大把铜钱,回头笑道:“两位大哥,辛苦你们了,拿去买点东西吃,买碗酒喝。”

  “谢韩老爷赏饭吃,谢韩老爷赏酒喝。”说了半天总算见着了赏钱,驿丁终于露出了笑容。

  “不用谢,这是你们应得的,先走一步,有缘再会。”

  ……

  谁也不晓得追兵追到了哪儿,韩秀峰一刻不敢耽误,同杜三一起带着潘二、大头,一口气跑到码头,远远地就喊坐在船头往上游张望的秦五解缆撑船。

  潘二夜里光顾着打火把,光顾着看江上有没有礁石险滩,不晓得韩秀峰已经有了主意,一爬上船就气喘吁吁地问:“少爷,狗日的运官真派了追兵,接下来该咋办?”

  “逃啊,逃的越快越好,总不能呆这儿等着被他们收拾吧。”韩秀峰铺开被褥,铺好之后像没事人一般舒舒服服地躺了下来。

  杜三也忍不住鼓弄起玄虚,脱下鞋躺到韩秀峰身边,翘着腿笑道:“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事到如今,急也没用,接下来只能看天意。”

  潘二急了,哭丧着脸说:“杜老爷,您是举人老爷,又没得罪铜天王,真要是被追上他们也不会为难您,您自然不用着急。我家少爷跟您不一样,我家少爷得罪过他,还是往死里得罪的,您不急,我们能不急?”

  杜三抬起腿踹了他一脚,没好气地说:“你龟儿子说这话啥意思,本老爷是没得罪过铜天王,但你家老爷是本老爷的结义兄弟,你家老爷的事就是本老爷的事,本老爷岂能不闻不问,岂能置身事外!”

  “可是……”

  “可是个锤子,滚一边去,再像个婆娘叽叽歪歪,信不信本老爷把你扔江里喂鱼!”

第八十五章 果然追来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
speedTimer.push(new Date().get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