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十六章 尽人事听天命

  两岸猿声啼不住,轻舟已过万重山——李白的诗句很优美,但身临其境的感觉是完全不一样的!

  后有追兵,韩秀峰不敢再在川江沿岸的水驿休息,天黑之后打着灯笼让秦家父子能往东走多远算多远,礁石险太多实在不敢走了便靠岸。江边夜泊,要提防的不是追兵,而是住在山林里土家人和打家劫舍的土匪,于是几个人轮流守夜。

  杜三终究是个官,不愿跟别人一起“当值”,韩秀峰只能跟他一起熬夜。

  江水冲击岩壁的哗哗声和两岸的猿啼不绝于耳,江风和山风阵阵袭来,再想到那黝黑的峭壁上挂着无数悬棺,真让人毛骨悚然。

  杜三披着大头的被褥坐在船头,紧握着刀问:“二弟,这一带到底有没有匪患?”

  江上冷,韩秀峰同样裹着一床被褥,跟他背靠在背呵欠连天地说:“我又没来过夔州,有没有匪患我哪晓得。不过听五哥说这一带不太平,他们这些船家不到万不得已绝不会在此歇宿。”

  “有也不怕,老子是官军,就是弹压他们的,他们要是敢来就是给老子送首节!”

  “大哥,我晓得你不怕,但双拳难敌四手,真要是有啥动静可不能逞强,我们惹不起但躲得起,岸上一有风吹草动立马喊五哥起来撑船。”

  “行,听你的。”杜三点点头,想想又问道:“二弟,我看你字写的很好,咋不去考个功名?”

  韩秀峰没想到他会问这个问题,无奈地叹道:“字写的好不等于会做文章,况且我的字咋也算不上好,只能算一般。”

  “做文章也没那么难。”

  “没那么难,真要是没那么难个个都去考功名了。”韩秀峰打了个呵欠,接着道:“而且就算会做文章我也考不了功名,我家上数几代全是给人家做佃户的,既没人中过秀才、举人,更没人做过官,就算满腹经纶也没用,想考也没得考。”

  “你是冷籍!”

  “嗯。”韩秀峰无奈的点点头。

  “既然是冷籍,你咋能捐官的?”杜三不解地问。

  “冷籍不得报捐考试是地方上的陋规,朝廷不光没例禁捐考而且要革除这一陋规,所以冷籍能不能捐考县太爷便能说了算。我们巴县之前的那几任县太爷一个比一个会做官,全是入乡随俗、入境问禁,谁也不想因为这点事得罪地方士绅。”

  杜三好奇地问:“那你是咋捐上的?”

  韩秀峰不禁笑道:“说起来我运气好,遇到个捐纳出身的县太爷。正好朝廷不晓得因为啥事缺银子,只能开捐,我就托六房的叔伯去问县太爷我能不能捐,他说能,只要有银子就行。”

  “就这么捐上了?”

  “没这么简单,当时要捐的不光我一个,还有两个冷籍。本地的士绅,尤其县学、府学的那些个生员跑衙门去跟县太爷理论,不光声称冷籍补得捐考,还说啥子捐纳不是正途,说啥子捐纳误国误民。”

  杜三乐了,忍不住笑道:“县太爷的乌纱帽就是花银子捐来的,他们这不是指着和尚骂秃驴吗?”

  “是啊,县太爷被他们气得七窍生烟,不但一锤定音允许冷籍捐考,还让皂班衙役把他们给赶了出去。”

  “再后来呢?”

  “再后来我们捐上了,那个县太爷却被革了职。”

  “就因为这事?”杜三惊问道。

  “嗯,”韩秀峰挪了挪屁股,苦笑道:“那些个被县太爷赶出县衙的生员不服气,先是告到府衙,见府台迟迟没给他们个说法又闹到了道署,道台不想得罪全川东道的生员,就找了个由头上呈制台衙门把那个县太爷给革了。”

  杜三咋也没想到一个县太爷就因为这点事掉了乌纱帽,忍不住骂道:“那帮秀才也太无法无天了!”

  “万般皆下品,惟有读书高,谁让人家是读书人呢。”

  “百无一用是书生,他们算个锤子!”

  “大哥,这话在我跟前说说没事,千万不要在别人跟前说。现而今当权的全是文官,镇台见着道台都得恭恭敬敬,见着制台都得跪拜,都得自称卑职,你可不能得罪他们。”

  “这是自然。”

  ……

  与此同时,下午抵达蔺市驿的周知县,正在驿站上房里写知会地方官员的公文。一路之上不晓得写了多少次,格式和内容早熟记于心,抬头都不用改,只需要改一下落款。

  刘三捧着蜡烛,小心翼翼地说:“老爷,二爷从这儿走前托码头上的脚夫留了个口信,丁二以为那脚夫是个骗子没让靠近,我刚才去码头上察看才晓得有这事。”

  “什么口信?”

  “二爷说姓韩的晓得我们发现了他的行踪,生怕被我们追上,跑得比兔子都快。为了逃命,连命都不要了,竟敢夜里行船,大前天他们是深更半夜到这儿的。要不是重庆府衙兵房经承的书信,驿丁都不会让他们进来。”

  周知县放下笔,紧锁着眉头问:“他怎么晓得的?”

  “开始应该是猜到的,不过现在肯定晓得了。”

  “少卖关子,他到底怎么肯定的!”

  刘三下意识回头看看门外,苦着脸道:“老爷,这里是重庆府的地界儿,他老丈人又是知府衙门的经承,这一路上的驿站谁敢不给他面子。二爷打探到他前天夜里到的这儿,第二天一早就有人从石门驿赶过来报信,他一接到信儿就落荒而逃。”

  周知县本以为有心对无心,应该能逮韩四一个正着,没想到韩四居然晓得了,不禁问道:“还有吗?”

  “二爷说他跟重庆镇的一个千总在石门驿烧黄纸拜了把子,那个千总跟他一块上的船。不过没什么大不了,那个千总好像也是去京城补缺的,不但手下没兵,好像身上还没几个钱。”

  “那个丘八没什么好担心的,我担心的是韩四。”

  “老爷,韩四有什么好担心的,这儿又不是在巴县,再说他这会儿估计已经跑到了夔州地界,二爷只要能追上,收拾他还不是小菜一碟。”

  “谁是谁的菜还不晓得呢,”周知县越想心里越没底,抬头道:“他既然晓得我们在追,一定会想怎么应对。吏滑如油,他这样的最难对付,你二爷不一定是他的对手!”

  刘三忐忑地问:“那怎么办?”

  周知县沉思了片刻,阴沉着脸道:“怨我,忘了跟你二爷交代若三天内没追上就不用再追,搞得现在只能尽人事听天命。”

  “老爷,这个人事怎么尽?”

  “你现在就去码头找条船,天一亮就动身去追你二爷,看能不能追上,看能不能拦住他!”

第八十六章 尽人事听天命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
speedTimer.push(new Date().get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