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十七章 雁过拔毛

  一路风餐露宿,总算有惊无险赶到了奉节,远远地看到奉节城门和城门外码头边泊满的船,韩秀峰终于松下口气。

  “韩老爷,到了!”秦五站在船尾喊道。

  “去码头。”

  “晓得。”

  赫赫有名的夔关就在眼前,码头上一定有许多税官税吏,潘二拉拉韩秀峰的袖子:“少爷,一靠岸就要交税。”

  韩秀峰扶着舱顶,轻描淡写地说:“嗯,该交就得交。”

  一提到要交税,顾不上杜三就在身边,忍不住提醒道:“少爷,杜老爷有兵部勘合,跟税官说我们全是杜老爷的家人不就不用交税了。我们盘缠本来就不够,能省一文是一文!”

  “杜老爷是杜老爷,我们是我们。”韩秀峰不仅不为所动,反而回头道:“据我所知,夔关只征衣物、食物、用物、杂货和牲畜五项杂税。我们只有一些衣裳,不但全是自个儿穿的,还有一大半衣裳是旧的,他们征不了我们多少税。”

  “可是……”

  “别可是了,赶紧去拿户口牌,把大头的那张也拿来,码头上的税官说不定要验看。”

  潘二咋也想不通早说好的事咋就变了,可当着杜三面又不敢多问,只能悻悻地回舱里去拿韩秀峰补缺的文书和他们三人的户口牌。

  ……

  离奉节县城越近越能看出夔关的税收的有多严,码头上有许多衙役和税吏,江上有好几条兵船,过往的船只全要靠岸。谁要是敢闯关,那几条兵船会毫不犹豫追上去将其拿下。

  秦五一年不晓得要经过这儿多少趟,见缝插针,轻车熟路地把船撑到码头边。并且遇到了不少熟人,还时不时跟停泊在码头边上的船夫打招呼。

  不出所料,船一靠码头,还没来得及系缆,一个税吏就捧着账本带着两个税卒从旁边的船上跳了过来,一跳上船就问道:“谁是船主?”

  “我,我是!”秦五急忙撑着竹篙从船尾沿船帮爬到船头。

  “谁是货主?”税吏又问道。

  韩秀峰本就站在船头,笑看着他拱手道:“这位大哥,船是我雇的,船上只有我主仆三人和杜千总杜老爷,没有货。”

  夔关是户部的榷关,夔关监督要么来自户部,要么是内务府的包衣,连在岸上坐镇收税的都是来自内务府的笔帖式。别说杜三这个千总,就算来个县太爷,税吏也不会给面子,抬头看着众人,阴阳怪气地问:“杜千总,哪里的千总?”

  杜三被搞得很没面子,呵斥道:“瞎了你的狗眼!老子是镇标右都司营的千总,你们夔关协标的王二墙王千总是我叔!”

  “王二墙?”

  “嗯。”

  “没听说过,就算听说过你一样得交税。”

  “老子是去京城补缺的,老子有兵部勘合,睁开你的狗眼瞧瞧!”杜三火了,解开行囊,从行囊里取出腰牌和兵部勘合。

  “杜老爷,得罪了,您有勘合照例不用征税,您可以上岸了。”税吏凑上去看了一眼,确认杜三不是冒牌货,侧身让他上岸,但依然摆着副死人脸。

  “这位是我兄弟,他也是去京城补缺的,这两个是我家人。”杜三回头道。

  “杜老爷,他们刚才可不是这么说的。”税吏早瞧杜三不顺眼,并且上了船不能空手而归,看着韩秀峰问:“这位老爷,小的有眼不识泰山,劳烦您也亮出兵部勘合。”

  “我没有勘合,我是文官。”韩秀峰递上捐纳的户部执照。

  税吏看到执照顿时乐了,竟笑道:“韩老爷,像您这样的老爷我一年不晓得要遇上多少,昨天从这儿过的一个盐商也有执照,还是正七品的候补知县,但一样得照例交税。”

  “交就交,我不为难你。”

  “谢韩老爷。”税吏笑了笑,回头示意两个税卒去舱里看看有啥东西。

  银票和散碎银钱全藏在身上或在肩上的褡裢里,但潘二依然不放心,也跟着钻进了船舱。结果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两个税卒竟一个行李一个行李的仔细翻看,把本来整理好好的衣物搞得一团糟。

  翻完之后又敲船板听声,看有没有夹带啥东西,一条实在算不上大的船,他们竟查看了近两炷香的功夫,潘二忍不住说:“大哥,我家少爷是去京城补缺做官的,我们不是商户,除了这些行李船上没别的东西!”

  “别说是去京城补缺,就是那些进京赶考的举子一样可能给人夹带东西,闪开,这儿还没看呢。”

  “好好好,你们看,慢慢看,看仔细了,看能找出个啥。”

  韩秀峰晓得他们既是翻找船上有没有夹带什么东西,也是想捞点油水故意为难,但却像啥也不晓得一般站在船头等,由着两个税吏在船舱里乱翻。

  秦五婆娘沉不住气,嚷嚷道:“差爷,这是我家的米,我们在路上吃的,不是啥货物!”

  “老子说是食物就是食物,是食物就得交税!”矮个子税卒提了一下估计有一百来斤,探头道:“张书承,这有食物四百斤。”

  “还有吗?”

  “衣物九十件!用物三十件!”

  韩秀峰没想到他们会如此黑心,顿时火上心头,厉声问:“这位大哥,你没开玩笑吧,那些分明是我主仆三人的行李,分明是船家的米粮和锅碗瓢勺,咋就成衣物、食物和用物了?”

  “韩老爷,行李不就是衣裳吗,衣裳不就是衣物吗?”税吏斜看着韩秀峰,似笑非笑地说:“米粮就是食物,锅碗瓢勺就是用物,这连三岁娃子也晓得,咋就成开玩笑了。”

  “你这是强词夺理!”

  “韩老爷,您这话是啥意思,是不是不想交税?”

  韩秀峰紧盯着他双眼,冷冷地说:“该交的我一文不会少,不该交的我一文钱也不会交!”

  “韩老爷,您先看看这是啥地方。”

  “我晓得这是啥地方。”

  “这么说您真不打算交税?”

  “还是那句话,该交的税我一文也不会少,不该交的我一文钱也不会交。”

  税吏心想像你这样的人老子见多了,不禁笑道:“韩老爷,既然您执意不交那就在这儿等着,小的去去就回。”

  “我还会怕你,我就在这儿等,就算官司打到监督那儿我也不怕!”韩秀峰冷哼了一声,一屁股坐到船头,摆出一副打死也不会交的架势。

第八十七章 雁过拔毛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
speedTimer.push(new Date().get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