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十章 追上来了!

  李把总说“去去就回”,结果不到半炷香功夫就带着三个矮矮瘦瘦的汉子回来了,一个守在岸上,另外两个上了左边的那条船。

  他们虽没穿管军的衣裳,但全挎着刀,其中一个还亮出腰牌,船家敢怒不敢言,只能由着他们上船。

  韩秀峰陪着王千总和刚回来的李把总又喝了一会儿酒聊了一会儿天,感觉尿急钻出船舱站在船尾解手。因为喝的有些迷糊,就这么尿在江里,也不晓得隔壁那几条船上正在洗衣淘米洗菜的船工高不高兴。

  船舱里全是官老爷,潘二尽管很馋却不敢往里凑,一直坐在船尾钓鱼望风,见韩秀峰尿完了,他忍不住说:“四哥,我心里还是不踏实。”

  “咋不踏实。”韩秀峰担心喝多了误事,不想再回舱里,干脆一屁股坐了下来。

  “四哥,我担心岸上的那些个税官税吏,他们的心一个比一个黑。要是铜天王真追到这儿,真栽赃嫁祸我们,指望他们主持公道是不是有些悬?”潘二说着说着又往岸上看去。

  “我以为你担心啥呢,原来担心他们。”

  “难道不应该担心吗?”

  “用不着担心他们,因为这事轮不到他们来主持公道。”韩秀峰顺手拿起鱼竿,见鱼饵还在钩上,用力往前一甩,又跟刚才一样钓起鱼来。

  潘二好奇地问:“四哥,不找他们主持公道找谁?”

  韩秀峰晓得他没来过夔州,也不想让他总是提心吊胆,解释道:“这里跟我们巴县有些像,不光府治与县治同廓,还有监督署、夔协署两个大衙门和府学署、经厅署、县学署、捕厅等小衙门。”

  “知府衙门也在城里?”

  “是啊,奉节县是夔州府的首县,县衙和府衙全在城里,所以说府治与县治同廓。”

  “监督署就是夔关衙门?”潘二举一反三地问。

  “嗯。”韩秀峰微微点点头。

  “夔协署呢,夔协署是啥衙门?”

  “夔协署就是夔州协标,晓得李把总咋回来的这么快吗,因为夔州协标的左营就在城门里头,离我们这很近,只有几步路。”

  “咋离这么近!”潘二喃喃地说。

  “协标就是绿营,离城门近点平时可协助奉节县维持地方治安,防范码头上鱼龙混杂的脚夫作乱。又能协助夔关征税,防范有人闯关冲关。要是起了战事,又可就近登上城墙御敌。”韩秀峰指着靠在江对面的两条兵船,笑道:“看见没有,那两只船上全是绿营的汛兵。”

  潘二禁不住笑问道:“这么说周围这些官军全会帮我们?”

  “这是自然,他们全是王千总的部下。”

  “没想到杜老爷有这么大靠山。”潘二感叹了一句,想想又问道:“四哥,你刚才说经厅署,经厅署是啥衙门,我从来没听说过。”

  “你没听说过的事多呢。”

  “到底是啥衙门?”

  韩秀峰抬抬鱼竿,笑道:“经厅署是夔州同知的官署,同知是知府的辅佐官,我们重庆府也有一个同知老爷,只是后来江北的人越来越多,就划治设立江北厅,同知老爷就移驻江北厅城,虽是正五品,其实跟州县官差不多,不过也比做夔州府的同知强。”

  潘二追问道:“咋就比夔州的同知强了?”

  “同知虽说分掌地方的盐、粮、捕盗、江防、河工、水利和清理军籍、抚绥民夷等事务,但终究府台的辅佐官。府台岂能放权于人,宁可多聘几个幕友,多带几个长随也不会让他管这些事。我们巴县有两个摇头老爷,他其实也是,只不过是府衙的摇头老爷。”

  “难怪个个想当掌印官,个个想做正堂。”潘二总是明白了当辅佐没前途,想想又好奇地问:“四哥,城里这么多衙门,那么多老爷,遇到事谁听谁的,到底谁最大。”

  “当然是夔州知府,知府正四品。不过夔关是户部的榷关,关差又大多是内务府派遣的,所以府台管不了他们。不过管不了归管不了,夔关监督也不敢不给府台面子,见着府台还得恭恭敬敬。”韩秀峰顿了顿,接着道:“至于夔州协标,虽说归重庆镇总兵管,但在地方上要听府台的。”

  潘二反应过来,不禁笑道:“这么说铜天王真要是追过来栽赃嫁祸,我们就去求府台主持公道!”

  “不是我们去求,是王千总去求协台,协台再去求府台主持公道。”

  “对对对,我们跟府台哪说得上话,这事能不能在夔州了,说到底还得靠杜老爷。”

  ……

  正说着,只见两条快船顺流而下,直奔码头而来。

  潘二开始没注意,直到听见那两条船上的人呵斥别的船让开水道,这才发现站在船头上的那个身影有些眼熟。

  “四哥,他们真追上来了!”

  “起来,让他们看清楚点。”韩秀峰放下鱼竿,爬起来扶着舱顶喊道:“王千总,大哥,铜天王来了,铜天王追上来了。”

  杜三顾不上再喝酒,扔下酒碗笑道:“墙叔,那些个龟儿子来得好快,就比我们晚一个多时辰。幸亏我二弟早有警觉,不然这次真要栽他们手里。”

  送银子的来了,王千总比杜三更兴奋,回头笑道:“来得正好,李贵,给岸上发讯号!”

  “晓得。”李把总扔下酒碗爬到船尾,先喊了一下躲在旁边船上的两个汛兵,又站在船头跟留在岸上的汛兵打手势。

  就在这边做准备之时,周二爷也看到了穿着一身官服的韩秀峰,激动的无以复加,指着韩秀峰呵斥道:“大胆韩四,竟敢偷盗官铜,还不束手就擒!”

  他话音刚落,船上的衙役和青壮纷纷拔出刀或抄起棍棒。

  他离这边还有两丈远,并且船上不比岸上,别看来了二三十个人,但真正能动手的就船头那几个。而绿营虽因承平日久,营务废弛,上不了阵,打不了啥硬仗,但王千总、李把总这个武官还是有两手的,一个真能对付他们两三个。

  韩秀峰一点也不担心,拱手笑道:“我说是谁呢,原来是周二爷。周二爷还是那么风趣,又跟韩某开玩笑。”

第九十章 追上来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
speedTimer.push(new Date().get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