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十一章 “犯上作乱”

  周二爷深知韩秀峰是个狡猾的笑面虎,懒得再废话,同时顾及到这里是夔关,不想夜长梦多。从一个长随手里接过盖着大印的海捕文书,举在手上喊道:“衙门办差,军民人等全闪开!”

  “周二爷,办啥差?”韩秀峰装出一副茫然地样子。

  “韩四,自个儿做的事你自个儿晓得,你不是会逃吗,爷爷看你这次往哪儿逃!”

  王千总钻出船舱,让韩秀峰躲到身后,随即举着刀指着周二爷问:“喂,你到底是哪个衙门的?”

  周二爷见王千总其貌不扬,一身行头也破破烂烂,放下海捕公文示意捕快亮出腰牌和他大哥发的签,喝道:“我们是奉滇宪委运滇铜的云南楚雄府定远县官差,你又是何人,再不闪开,爷爷连你一并锁拿!”

  “云南的官差啥时候能管我们四川的事,还跑我们四川来拿人?”

  “懒得跟你废话,弟兄们,全部给我拿下!”

  “嗻!”

  随着周二爷一声令下,风餐露宿追了好几天总算追上韩秀峰的一帮衙役,为了周二爷答应的赏钱,一个个像打了鸡血似的争先恐后往韩秀峰的船上跳。

  “龟儿子,竟然在我夔州生事,真是无法无天!”王千总怒吼一声,抬起腿先踹翻一个,只听见那衙役扑通一声掉到江里,紧接着挥起刀格挡住第二个。

  李把总和另外一个把总钻出船舱,一左一右掩护他两侧,到底是绿营的武官,尽管对方人多他们却见招拆招,硬是挡住云南的衙役上不了船。

  衙役们晓得遇到了狠角色,周二爷不晓得,回头怒骂道:“楞着做什么,上边上的船,两头包抄!居然有同党,有一个算一个,全给爷拿下!”

  “来了!”

  一个衙役应了一声,一马当先跳上左边的船,藏在船上的绿营兵急忙抵挡,但挡住第一个挡不第二个、第三个,挥刀拆了几招便脚一滑掉进江里。

  “好,打得好,弟兄们,加把劲,拿下一个赏银五两!”周二爷欣喜若狂,竟拍着大腿喝彩。

  “谢二爷!”

  “二爷,掉江里的咋算?”

  “照算,韩四要活的,其他人等生死勿论!”

  “好咧!”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云南的衙役和青壮越战越勇,左侧船上的第二个绿营兵避之不及也摔进了江里,而紧靠码头江水并不深,竟在水里跟之前掉进江的衙役扭打起来。

  大头看在眼里急在心里,紧握着扁担要去船尾帮王千总。

  韩秀峰一把拉住他胳膊:“他们人多,我们上岸!”

  “走,志行,你们快走。”王千总和手下两个把总退回舱里,一边格挡一边继续往后退。

  刀枪无眼,韩秀峰不想挂彩更不想客死他乡,急忙和潘二一起钻出船舱跳下船,杜三和大头紧随而至,一个挥舞着扁担一个挥舞着刀护着他们二人,从左边船上包抄过来的衙役和青壮一时间竟近不了他们身。

  “不要慌,全给老子顶住!”

  王千总厉喝一声,也退到了船尾,跟几个把总相互掩护着跳上岸,与韩秀峰等人汇合,围成一个圈往城门方向且战且退。

  官差拿人,并且一来就是几十个,不光有人掉进江里,还有官差被伤着了,周围的货主、船家、脚夫避之不及,码头上顿时一片骚乱。

  夔关委员辉图和夔关巡捕佟柱大吃一惊,急忙领着一帮税卒跑过来,见王千总他们是真刀真枪的干,却又不敢再往前跑了,竟远远地看着他们拼杀,脚下不由自主地缓缓往后退。

  “大胆狂徒,竟敢犯上作乱!”

  “造反了,造反了,王千总,别手下留情,把他们全给我拿下!”

  “辉老爷,你别光顾着喊,快来帮把手!”

  “我……我是文官……”见船上又杀来十几个青壮,辉图心想此地不能久留,竟一边往城里跑去一边喊道:“王千总,我去搬兵,我去喊人……”

  佟柱是旗营出来的,骑射功夫虽然不怎么样,但要比辉图镇定,犹豫了一下还是紧握着刀加入进战团,一边格挡一边怒骂道:“你们是什么人,竟敢杀官,想造反啊!”

  云南的衙役刚才是杀红了眼,见一个官老爷居然跑来帮忙,一时间竟愣住了,越打越慢,渐渐地放下兵刃和棍棒,就这么围着韩秀峰等人不晓得该咋办。

  一个衙役正准备回去喊周二爷,只见一大队官兵气势汹汹从城里杀了出来,快到跟前时分成三队,其中两队转眼间把他们给围住了。另一队则冲上船,见一个打一个,打完就摁住捆上……

  潘二从来没见过这阵仗,见救兵到了,竟一屁股瘫坐在地上。

  韩秀峰也终于松下口气,正不晓得该不该说点啥,刚才逃之夭夭的辉图又气喘吁吁地跑回来了,带着几个税卒一挤进来,就抬腿踹了一个被吓懵了的衙役一脚:“竟敢冒充官差,竟敢在我夔关作乱,拿下,全给爷拿下,看爷怎么扒他们的皮!”

  “禀大老爷,小的不是冒充官差,小的真是官差。”

  “还嘴硬!”

  “大老爷,冤枉啊……”

  “事到如今还狡辩,掌嘴!”

  王千总不发话,绿营兵一个也没动,但那税卒却听辉图的,上去左右开弓“啪啪啪”地抽衙役的大耳刮子。衙役不敢还手,双腿一软跪倒在地。其他衙役和青壮一样被身后的官兵吓傻了,纷纷扔下兵刃棍棒,不约而同全跪下了。

  拿下几十个贼人,还是冒充官差的贼人,辉图一阵畅快,走到王千总和佟柱身边,一边擦着汗一边笑道:“二位,这可是天大的功劳。别看了,先把这些贼人拿下,回头爷帮你们去监督那儿请功。”

  王千总心想你龟儿子这分明是抢功,不过想到这事没他以为的那么简单,禁不住笑道:“弟兄们,把这些龟儿子全捆上。”

  “嗻!”

  这边忙着捆人,船上的乱也平了,一队绿营兵将船上的衙役、青壮一个接着一个架了过来,紧接着是船夫,让他们跪成一排。

  周二爷是最后被架过来的,他一边挣扎一边哭丧着喊:“老爷,军爷,冤枉啊,我们不是贼人,我们是奉滇宪委运滇铜的云南楚雄府定远县官差,我有海捕公文,我们是来捉拿偷盗官铜的贼人的……”

第九十一章 “犯上作乱”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
speedTimer.push(new Date().get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