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十四章 四堂会审(二)

  韩秀峰不晓得外面的情况,也忙得顾不上外面正发生什么。

  朝廷从上到下都有以貌取人的传统,比如落第举人大挑,相貌不佳、举止不得体的不管学问多好也挑不上。打官司同样如此,你要是邋里邋遢、穿得破破烂烂,没偷东西那些官老爷也会觉得你像个贼,所以一进“班房”就忙着洗漱。不光他韩秀峰要洗澡刮脸换衣裳,杜三、潘二和大头一样要收拾得干干净净。

  王千总叫来的几个老兵忙得不亦乐乎,一个带着家伙什来帮着刮脸,一个帮着梳头,两个忙着把在外面烧开的水往里送,再把洗完的脏水提走,还有一个帮着收拾换下来的脏衣裳,以便一起拿出去帮着洗。

  潘二和大头第一次被这么伺候,浑身不自在。再想到等会儿可能要过堂,又有些紧张害怕。

  “少爷,我和大头会不会被打板子?”

  “只要老老实实就不会。”

  “我哪敢不老实,我是……我担心大老爷们以为我不老实。”

  韩秀峰意识到他们从来没经历过这些,不禁笑道:“被传到堂上别东张西望,也别油腔滑调,一见着大老爷就磕头,一边磕头一边喊冤,喊完冤再求大老爷帮你们做主就行。”

  潘二苦着脸问:“别的不用说?”

  “当然要说,大老爷问啥你就说啥。”

  “大老爷会问啥?”

  “大老爷问啥你就说啥,照实说,不要想着隐瞒。”

  “在巴县的事也照实说?”潘二惊诧地问。

  韩秀峰不认为巴县的事有啥见不得人的,更不想因为隐瞒搞到最后供词对不上,确认道:“只要问到就照实说,没问就别说。”

  杜三同样紧张,也忍不住问:“二弟,你估摸着府台会咋判那个运官?”

  “府台不会判。”

  “不会判?”

  “嗯,”韩秀峰站起身整整衣裳,喃喃地道:“估摸着是雷声大雨点小,不信我们可以打赌。”

  杜三不解地问:“不判这事咋了?”

  韩秀峰解释道:“府台不是不想判,而是无权判。大清律例有规定,凡在京在外大小官员,有犯公私罪名,所司开具事由,实封奏闻请旨,不许擅自勾问。”

  “收拾那龟儿子还要请旨!”杜三一脸不可思议。

  “他不管咋说也是朝廷命官,就算督抚也只能给他来个停职待参,更别说知府了。况且他不是我们四川的官,连制台都不太方便处置他。”

  “这么说我们不是白折腾了?”

  “没白折腾,夔州知府虽拿周知县没辙,但可以收拾他弟弟,可以收拾周二!诬告反坐,凡诬告他人受笞刑的,加所诬告之罪二等;诬告他人受徒刑、流刑、杖刑的,加所诬告之罪三等。他诬告我们偷盗官铜,要是夔州知府想收拾他,最少也要杖他一百流三千里。”

  杜三追问道:“那夔州知府会不会收拾周二?”

  韩秀峰被杜三给问住了,想了想无奈地说:“事到如今有两种可能,要是夔州知府想捞银子,姓周的运官又拿得出银子,那这案子会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要是夔州知府为官清廉,并想造福地方,那不光会法办周二,还会呈文制台衙门,求制台题奏弹劾周知县。”

  杜三本以为能借机赚一笔,咋也没想到可能会是这结果,愁眉苦脸地说:“二弟,我估摸着夔州知府会要银子。”

  “要银子就要银子吧,反正跟我们没啥关系。”

  “咋没关系,我们差点被栽赃陷害,我叔营里还死了两个人!”

  “啥叫差点被栽赃陷害,差点就是还没有,就算有大老爷们也还了我们清白,没让你蒙受不白之冤已经很不错了,你还想咋样?至于你叔营里死了两个兵,在大老爷们看来真算不上啥事,顶多让铜天王赔点银子。”

  “早晓得会这样,我就不……”

  “不啥?”韩秀峰岂能不晓得他是咋想的,拍拍他肩膀:“大哥,其实我早想提醒你别抱太大希望,但想来想去还是没说,因为觉得这事你晚点晓得没啥不好。你跟我不一样,等到了京城很快能补上缺,很快就能去上任,经历过眼前这件事,你今后就晓得该咋做官了,至少不会再想着与虎谋皮。”

  潘二终于明白在巴县收拾周知县时韩秀峰为啥不去向巴县大老爷禀报,而是去找“摇头老爷”陶主薄,因为找县太爷就是与虎谋皮,搞到最后恐怕连口汤也喝不着。

  杜三也意识到韩秀峰的良苦用心,不禁苦笑道:“二弟,让你见笑了。我……我鬼迷心窍,其实早该想到的。”

  ……

  就在三人在“班房”里窃窃私语之时,刚到不大会儿的夔州知府正坐在堂上听夔关委员辉图、夔关巡捕佟柱和左营千总禀报。夔关监督坐在左侧下首,奉节知县坐在下下首,夔州副将一个人坐在右侧下首。

  夔州知府放下税票,看着众人问:“诸位,这么说事情并不复杂?”

  刘副将拱手道:“府尊,卑职以为到底是不是栽赃陷害,把相干人等全带上堂来问一遍就晓得了。”

  “也好,不过用不着全带上堂那么麻烦,带一个云南的衙役问问便是。”

  “先问问也好,省得耽误工夫,王二墙,传一个云南的衙役来。”

  “嗻!”王千总先拱手行礼,旋即领命去“班房”提人。

  夔州知府端着茶碗喝了几小口水,一个衙役被王千总和两个把总拖到堂上,见面前端坐着四个大官,衙役顿时吓懵了,双腿一软跪倒在地。

  夔州知府不想跟一个衙役浪费口舌,淡淡地说:“奉节县,你问吧。”

  “嗻!”邢知县缓过神,坐直身体,清清嗓子,厉喝道:“堂下何人,报上名来!”

  “回老爷话,小的姓杨,名树,我娘生我时正好在棵杨树下面,我爹就给我取了这个贱名。”

  “问什么回什么,少废话!”

  “是……”

  邢知县回头看看知府大人,接着问:“杨树,你是何方人氏?”

  衙役吓得不敢抬头,就这么跪在地上耷拉着脑袋道:“回老爷话,小的是云南楚雄府定远县人氏。”

  “杨树,八百斤滇铜是怎么到人家船上的?”邢知县不想耽误府台大人的功夫,又提醒道:“你既在衙门当差,应该晓得衙门的规矩,若不据实招供,休怪本官大刑伺候!”

第九十四章 四堂会审(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
speedTimer.push(new Date().get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