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十五章 四堂会审(三)

  都到这份上了,衙役哪敢信口开河,禁不住哭诉道:“老爷明鉴,不关小的事,小人只是听命行事……”

  邢知县追问道:“听谁的命,行的什么事?”

  “听我们定远县大老爷的命,跟大老爷的胞弟周二爷带着铜追韩四,从石门驿一直追到这儿。”

  “追到之后呢?”

  “周二爷让丁班头他们去捉拿韩四,让我们把官铜搬到韩四船上。小人只是一个当差的,求大老爷从轻发落。”

  邢知县暗骂了一句就晓得你们是栽赃陷害,想想又问道:“你们定远县正堂为什么不追别人,偏偏追韩四,偏偏要你们把官铜搬到韩四船上?”

  衙役不敢有丝毫隐瞒,哭诉道:“回老爷话,我们大老爷在巴县掉包了一船铜,周二爷都找好了买家,不晓得咋走漏了风声,被韩四晓得了,被韩四和巴县的一帮捕役逮了个正着。”

  “后来呢。”

  “后来周二爷他们被韩四和那些捕役带到巴县二老爷的堂上,我们大老爷赶紧去求情,也不晓得是使了银子还是巴县的二老爷大发慈悲,当夜就把周二爷他们放了,那船铜也发还给了我们大老爷。”

  邢知县冷冷地问:“一船铜全发还了?”

  衙役连忙道:“全发还了,我上船看过,铜锭一块不少。”

  “那一船铜有多少斤?”

  “一万斤。”

  一万斤滇铜能铸多少铜钱,邢知县大吃一惊,想想又问道:“所以你们的大老爷就怀恨在心,让你们追捕韩四,追到之后栽赃陷害?”

  “他不光恨韩四,还想要韩四的银子。”

  “韩四有银子?”

  “周二爷说韩四是老丈人在重庆府衙当差,只要捉拿到韩四就可以管他老丈人要银子。”

  “王千总,把他带下去吧,带下去好生看押。”

  “嗻!”王二墙拱手行了一礼,旋即同李把总一道架起腿都被吓软的衙役,将衙役带出大堂。

  夔州知府放下茶碗,环视着众人道:“诸位,依本官之见不必再问了,这里也不是问案的地方。”

  “府尊明鉴。”

  “明什么鉴,当务之急是得拿出个章程,牵扯到铜天王,麻烦的很!”

  “府尊,有啥麻烦的,”刘副将岂能错过这个敲云南竹杠的机会,蓦地站起身,义正言辞地说:“云南楚雄府定远县正堂监守自盗在先,栽赃陷害他人在后,知法犯法,有负圣恩,罪不容诛!”

  “罪不容诛?”范监督阴阳怪气地问。

  “难道不是吗?”刘副将反问道。

  “刘协台,姓周的运官是胆大包天,是有负圣恩,但不管怎样他也是朝廷命官,诛不诛你刘协台说了不算,范某说都不敢说,就是刑部也不敢这么说,到底该如何处置他,得圣裁!”

  “所以说这事棘手,”邢知县轻叹口气,无奈地说:“府尊,巴县都人赃俱获了还放他们一马,下官估摸着巴县正堂晓得这事,却不晓得该如何处置,干脆不出面,由二堂打发他们走人,走得越远越好。”

  “这不是姑息养奸么!”刘副将刚坐下又站了起来。

  邢知县紧盯着他问:“刘协台,那你想让巴县正堂如何处置,是扣下缴获的滇铜,还是拿下那个运官?”

  不等刘副将开口,范监督便放下茶碗道:“滇铜是万万不能扣的,朝廷正值多事之秋,京局正等着滇铜黔铅铸钱呢。定远县正堂更不是想拿就能拿的,得先上报重庆府台,再由重庆府台上报川东道,再由道台上报制台衙门,由制台决断是否弹劾,而且也只能弹劾。”

  “那就上报,我不信制台会姑息养奸。”

  “刘协台,事情没你想的这么简单!”

  “奉节县,你这话又是啥意思?”

  现在虽说的是巴县的事,又何尝不是奉节的事,邢知县想的很远,倍感无奈地说:“真要是闹到制台那儿,制台八成会题奏。密折送到京城,皇上定然大怒,定会派钦差来查办。钦差一来,制台、抚台、藩台、臬台、道府全要从旁襄助。你想想,要迎接那么多大员,要办这样的差,甚至不晓得要办多久,他巴县要花多少银钱!”

  “钦差不能来……”说到这里刘副将不敢说了,也意识到之前把事情想得太简单。

  夔州知府一样不想惊动皇上,一样不想接待皇上派的钦差,只是不会说出口,见夔关监督和奉节知县也是这么想的,连刘副将这个大老粗也意识到这事有多么棘手,心里踏实了很多,又不动声色问:“奉节县,事情发生在你治下,你有何主张?”

  “府尊,巴县有巴县的难处,我奉节一样有奉节的难处,下官……下官以为,不妨以葫芦画瓢。巴县如何处置的,我奉节一样怎么处置。”

  “范监督,你怎么看?”

  “府尊,我夔关专事课税,无权过问地方的事。”

  夔州知府又问道:“刘协台,你呢?”

  刘副将再傻也明白府台的打算,可就这么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又心有不甘,苦着脸道:“府尊,我协标死了两个人,一个马兵一个步兵,要是就这么算了,您让我咋跟将士们交代?”

  夔州知府又回头道:“人命关天,是不能就这么算。奉节县,你以为呢?”

  如果公事公办,最终倒霉的绝对是奉节县,邢知县可不想招惹那么大麻烦,连忙道:“府尊,据下官所知左营的那两个兵只是坠入江中,虽生不见人但死也没见尸。就算真死了,刘协台若能出面安抚,等铜天王到了再让铜天王赔点银钱,应该能交代下去。”

  “这未尝不是个办法,刘协台,你说呢?”

  “好吧,我等会儿让人先去安抚安抚。”刘副将嘴上这么说,心里却在暗骂你都这么说了我还能说啥。

  夔州知府懒得再为这烂事耽误工夫,起身道:“诸位既然都这么看,云南的那些个衙役青壮就暂由奉节县带回看押,那八百斤滇铜也交由奉节县保管。其他相关人等先录份供词,录完之后全放了吧。”

  刘副将怎么也没想到会是这个结果,禁不住说:“可是……”

  “刘协台,别可是了,等铜天王一到,本官自然会帮你管他要个说法。”夔州知府绕过公案,一边往外走一边轻描淡写地说:“至于那个捐纳出身的候补巡检和那个武举,劳烦你一并安抚。他们不是要去京城补缺吗,早点打发他们上路,犯不着因为这事耽误他们的前程。”

  邢知县不想夜长梦多,竟拱手道:“真要是公事公办,人犯全要收监,人证虽无需下狱但一样不能走。而这案子又不知道要审到猴年马月,我们耗得起,他们耗得起吗?刘协台,府尊真是菩萨心肠,这是在替他们的前程着想!”

第九十五章 四堂会审(三)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
speedTimer.push(new Date().get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