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十八章 儿行千里父担忧

  转眼间已进入腊月,地里没啥活,家里也不忙了,韩家三兄弟很韩老爷子商议了一下,挑了四大箩兜米,二十斤菜籽油,二斤麻油,四只自家养的老母鸡,十斤自家腌的腊肉,五斤自家灌的腊肠和一些干海椒、花椒、萝卜干等东西送往城里。

  来时经过走马岗,在婶娘家歇脚,顺便问婶娘要不要给幺妹儿捎东西,结果被同兴当铺的潘掌柜瞧见了,晓得他们三兄弟们要进城,竟去街上买了两大箩兜鸡鸭鱼肉之类的年货,背着搭拉带着他家大儿子潘长喜一道来了。

  韩家的日子本就过得紧巴巴,韩大想着辛辛苦苦挑来的这些东西是给弟妹的,跟上次那样去柱子家不太合适,就这么从白市驿一路打听到千厮坊,直到大半夜才找着四弟家。

  深更半夜有人敲门,琴儿吓一跳,急忙叫幺妹儿穿衣裳。

  直到听清楚是韩大从走马老家来了,二人才松下口气,忙不迭去开门。

  “大哥,你们来就来呗,带这么多东西干嘛?这么重,挑几十里山路,多累!”

  “我们天天下地干活,挑这点东西不算啥,走走歇歇,饿了吃点干粮,渴了坐下喝口水,不累。”不晓得因为是第二次来,还是怕被潘家父子瞧不起,韩大没上次那么拘束,从幺妹儿手里接过茶碗,回头道:“弟妹,这是你二哥,这是你三哥。”

  “二哥好,三哥好。”琴儿急忙微微一蹲,给两个头一次见的哥哥道了个万福。

  “弟妹,别……别这样。”韩二早听韩大说弟妹好看,但怎么也没想到琴儿会如此标致,他从没来过城里,以前在家都不怎么敢跟难得回去一趟的韩四说话,现在更不敢盯着弟媳妇看,竟红着脸从箩兜里翻出一包鸡蛋,支支吾吾地说:“弟妹,这是娘给你煮的,本来想带生的,可又担心路上碰碎。”

  “幺妹儿,这是你娘让我们给你捎的东西。”韩三也连忙岔开话题。

  “哦,谢谢三哥。”

  见俩弟弟如此拘束,韩大咧嘴一笑:“弟妹,这是同兴当的潘掌柜,这是少掌柜,就是长生的大哥。”

  “原来是潘掌柜。”琴儿又道了个万福,随即招呼道:“潘掌柜,潘大哥,请用茶。”

  在潘掌柜看来府衙兵房经承虽不是官老爷但也差不了太多,而琴儿绝对是城里的大家闺秀,连忙拱手道:“少奶奶别这么客气,我们父子这么晚过来,实在……实在过意不去,这些东西是代我家长生孝敬的年货,快过年了,一点心意。”

  “潘掌柜,您是长辈,咋能这么称呼我一个晚辈。”

  “我……我是跟幺妹儿她爹交好,但现而今不比以前,志行贤侄现而今是官身,他是官老爷你不就是少奶奶么。况且我家长生能不能混出个人样,还得靠志行贤侄提携。”

  “是啊少奶奶,我二弟还得靠您和您家韩老爷关照。”潘长喜恭恭敬敬作了一揖。

  琴儿本以为潘家父子是来为难幺妹儿的,怎么也没想到他们会如此客气,一时间竟没了主张,干脆回头道:“幺妹儿,潘掌柜和潘大哥来了,我一个妇道人家都不晓得该咋招呼,要不你帮我去喊一下我爹。”

  幺妹儿最怕见潘家人,要不是有三个堂哥在,她肯定会找个地方躲起来。听嫂子这一说,她不假思索地回道:“好的,我这就去。”

  “黑灯瞎火的,你一个人出去没事吧?”潘大禁不住问。

  “大哥,没事,嫂子娘家离这儿又不远,我一会儿就回来。”

  “我还是不放心,老三,你陪幺妹儿去。”

  “好的。”

  ……

  幺妹儿和韩三一走,韩大韩三就问从老家挑来的东西放哪。

  琴儿猛然发现韩家穷虽穷了点,但有个大家族真比没有好,三个哥哥竟走了几十里山路挑来这么多年货,又感谢了一番,这才请他们把米倒进堂屋的大缸里,倒不下的摞在墙角,然后再归拢腊肉、腊肠……忙得不亦乐乎。

  自家的东西刚归拢好,还没来得及归拢潘家送的年货,段经承就跟着幺妹儿和韩三到了。

  韩大不敢怠慢,急忙拉着韩二上前问好,然后老老实实站在一边。

  潘家父子同样如此,行完礼都不敢坐。

  “别拘束,到了这就跟到自个儿家一样。”段经承示意他们坐下,慢悠悠地说:“潘掌柜,你跟着一起进城,是不是不放心你家老二,想打听打听他们的消息?”

  “段经承,我就晓得瞒不过您。不怕您笑话,我家老二真让我不省心,在家时嫌他烦,现而今不在身边又总是想,总是挂念。”

  “毕竟是你的亲生骨肉,别说你了,志行出这么远门,我一样不放心。”段经承感同身受,一边招呼他喝茶,一边不缓不慢地说:“你家老二没给你捎信,我家志行倒是给家寄了几封家书。前几封是托沿路的几个驿站捎来的,说的是铜天王的事,最后一封是经过江宁时托票号捎回来的,这票号捎信不比兵部邮传,在路上走的比人还慢。算算日子,他们这会儿应该快到京城了,说不定已经到了。”

  潘掌柜是真想儿子,禁不住问:“段经承,这么说他们从巴县到江宁这一路平安无事?”

  想到女婿竟在路上又收拾了一下铜天王,段经承不禁笑道:“有惊无险,平安无事。”

  “有惊无险,段经承,他们是不是遇到啥事了?”

  “是遇到点事,不过这事说起来话长,要是不说个清楚你一定不放心,容我慢慢道来……”段经承喝了一小口茶,将事情的来龙去脉绘声绘色地说了一遍。

  潘掌柜听得惊心动魄,抬头看看同样吓得脸色铁青的韩家三兄弟,不禁叹道:“连解运官铜的县太爷都被他治的服服帖帖,志行贤侄果然是做大事的人!”

  “这是自然,我段吉庆看人从来没看走过眼。”

  “恭喜恭喜,恭喜段经承得此佳婿。”

  “同喜同喜。”

  韩四原来比想象中更厉害,现在又娶了府衙兵房经承家的千金,潘掌柜意识到今后不但不能以韩家的债主自居,而且要借这个机会巴结上韩四,聊了一会儿话锋一转:“段经承,实不相瞒,我这次来一是打听志行贤侄和我家老二的消息,二是这不到年底了吗,我家还有点地丁银没交,打算明天找个靠谱的保歇帮着交一下。”

  段经承见他压根没提还债的事,对他的印象好了很多,沉吟道:“潘掌柜,地丁银是交给县衙的。要不这样,我明天一早帮你去问问县衙的朋友。”

  “我家长生走前托人给我捎过信,说志行贤侄以前就是给人保歇的,说志行贤侄启程前把以前帮着保歇的民户全交给了一个姓杨的书吏。”

  “琴儿,姓杨的书吏,这事你晓得吗?”

  “爹,我听志行说过。”

  “那个姓杨的靠不靠谱?”

  “靠谱,那人叫杨昕,你不认得他,但一定认得他爹。”

  “他爹是谁?”

  “金紫坊的杨秀才。”

  “我说谁呢,原来是杨秀才家的二娃子,杨秀才我是晓得的,城里有名的老学究。”段经承笑了笑,回头道:“潘掌柜,既然你家老二跟你说过,那你们明天就去找杨秀才家的老二。”

  “好的,谢段经承。”

  “谢我做啥,我又帮不上忙。”段经承想了想,又抬头问:“韩大,你们不是种幺妹儿家的地吗,她家的地一样要交地丁银,你们是咋交的?”

  韩大缓过神,连忙道:“我家的地丁银是柱子帮交的。”

  段经承反应过来,忍俊不禁地说:“差点忘了那个小仵作,小仵作做事也靠谱。况且他跟你们韩家结了亲,再过两年就要迎娶幺妹儿,这既是你们的事也是他自个儿的事,哈哈哈哈。”

第九十八章 儿行千里父担忧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
speedTimer.push(new Date().getTime());